狼之日夜:摸索甲亢之旅

朋友身边的人若情绪或作息反常,都会来问我是不是甲状腺功能失调了?我就好像神明附体似的,屈指一算……,通常我只会建议他们先进行血液检验以获确诊,无偏方可提供。

甲亢初期,多因性格大变,令人避而远之。有人曾告诉我,他的阿姨每夜不能入睡,只好做包到天明,于是他们每天都有成堆的新鲜包子当早餐。没人能阻止他阿姨的狂举,因为阿姨脾气暴躁,说话也很大声,大家都怕极了,便处处迁就阿姨。

有些患者常被家人排斥或常发生争执,负面情绪使病情恶化,恶化则更难以相处,恶性循环,病情迅速加剧。

作息颠倒,食欲大增

2008年伊始,是我噩梦的开始。每天我在日出而睡,2小时后就醒。家人对甲状腺功能失调完全没有认识,因此没有人对此产生疑问,断定我还处于作息颠倒的青少年期。

那时候,睡神不知去向,虽然整夜我都闭着眼睛,但脑里思绪特别活跃。我的失眠巅峰期是连续36小时未曾入眠。不睡觉对身体和心理伤害极大,暂且不提肠胃、肝脏等所受的影响;日日独自面对漫漫长夜束手无策,最后换来忧郁,且也无可避免地变得暴躁易怒。

甲亢加速新陈代谢,食欲大增也是症状之一,刚下肚的食物一会儿就不知所踪,而且进食不分时段,想吃就能吃。然而,大量服用类固醇的病患也可能食欲大增,于是以为平常。

精力充沛的病患能不停劳动,像充满电的机器人,精力难以被消耗殆尽。其实精神不累,身体早就累垮了,这只会使病情加剧。此外,患者容易亢奋、焦虑,一秒前高兴,一秒后痛哭或暴怒;或者为了微弱的噪音或一个约会感到异常紧张、呼吸急促、冒冷汗、颤抖。过多的甲状腺素增加了肾上腺素受体(receptor),影响了患者情绪、压力和睡眠,也同时影响了交感神经。所以,甲亢病患的狂悲狂喜狂怒,请别误会是精神疾病的症状,实为体内机能失调,患者本身也无法控制。

眼珠突出

红斑狼疮病人可同时患有几种疾病,有些症状易让人认知混淆。比如头痛的症状可能发生于狼斑性肾炎,或血栓,或脑部受狼疮攻击等,因此每种症状都不能忽视,也无可否认红斑狼疮病人的生活就像走钢索,一个风吹草动随时都会令生活陷入兵荒马乱之中。

半年以来,我一直处于双手严重颤抖、容易冒汗、怕热、颈痛、心悸、吞咽困难、脉搏数(Pulse Rate)110的状态,且附加溶血症的贫血症状。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不是我了。当我靠近镜子观察——天,我的眼珠竟然突出来了!我以为是我长期失眠所致,后来才被确诊为甲状腺机能亢进。

眼病变是甲亢最明显的症状,其实很危险,可分成6个阶段,轻则毫无表现,重则为眼角膜受损、眼球移位,最后是失明。

我度过了漫长的3年甲亢期(有些人更久),如今已完全受控制,但阴影和后遗症予我极深。因此,一知悉谁可能患了甲亢,我都会大力催促对方去看医生……

(甲状腺疾病之二)

方肯

方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