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业潜能未爆发

距离现在五个月之内的时间,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AEC)即将落实。

在这短短几个月内,完全实现经济共同体并非易事,事实上为数不少的分析家、东盟国家官方企业界等,都认为大部分东盟国家尚还未做好准备迎接经济共同体。

不过,作为一个潜能相当大的区域,东盟作为一个庞大的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所带来的吸引力和增长潜力可说是相当引人注目。

如果按照原来的构思,东盟经济共同体落实之后,十个东盟成员国可以实现贸易自由化、扩大出口市场、参加全球供应链等,对制造业者带来不小的竞争与挑战,也同时是庞大的商机。

事实上,除了制造业者,共同体对服务业者的意义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在五个主要东盟成员,既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服务业所占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日渐增加。

日益受到重视

早在1995年,在曼谷召开的第五届东盟首脑会议上,东盟经济部长签署了《东盟服务业框架协议》,以加强东盟服务业、消除成员国之间的服务业贸易限制、自由化服务业贸易等。

在2012年末季,所有东盟成员国在《东盟服务业框架协议》的八个配套中完成了自由化目标,涵盖了航空、贸易、建筑、教育、金融、保健、通讯、旅游等领域。

东盟成员国也达致了八项互相承认协议(MRA),在部分领域方面的服务业专才一旦受到本国承认,在东盟其他国家也同样受到承认。

挑战无所适从

服务业和商品的自由化相比,还是相对的新。

服务业和商品贸易的性质毕竟有所区别,加上随之而来的种种经常变化的条规,往往让国际社会和东盟无以适从。

各种新兴的服务领域和子领域,如电子贸易,是东盟服务业框架协议所未涵盖的,这也让这个区域的服务贸易自由化带来了难题。

另一方面,无论是东盟服务业框架协议还是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大蓝图,都不足以让成员国这制定相关法律条款中做出显著的改变。

根据世界银行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报告,像我国、菲律宾、印尼、泰国、越南和柬埔寨的服务业限制指数,比世界平均水平的还要高。

这表示东盟的服务贸易自由化程度还有待加强,且仍有一些像是保护政策之类的限制,牵制着服务业的进展。

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落实日期进入倒数阶段,在服务业自由化的程度上仍有改善的空间,因此今年的落实日期事实上并非一个严格的截止日期,而是一个起点。

这让东盟十个国家为未来五年内做出更妥善、具体功夫的准备。

大马独特之处

在这样的格局里,其实马来西亚的服务业有其独特、具竞争力的地方,尤其是通讯技术、石油与天然气服务、医疗、私立高等教育、旅游和专业服务等。

在其他有潜质的行业中,回教金融业的前景更是令人瞩目。

根据调查,我国的回教金融业的平均年度增长率可高达18%,并在2019年可望为达致近3000亿美元(约1.14兆令吉)的价值。

在经济共同体的大前景之下,马来西亚的服务业的发展潜能还是十分庞大的,而中国目前所建构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更能帮助我国扩展服务业产品,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

 

谢祥锦 马来西亚安邦智库研究员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谢祥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