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不能直说

前年的圣诞节,土壤学家巴南那登博士在八打灵再也龙凤餐厅宴请我们20多位种植界的朋友。大马棕油局总监朱云美博士也来了,只是因为从万宜的大马棕油局赶来,将近10点才到。

那段日子,因为油棕的黑果(不成熟不含油的果,成熟的果呈红色)不被榨油厂接受,朱云美博士被批评,甚至被骂。当晚我们给朱总监打气,我代表众人表示支持她,并愿“成立”顾问团做她的后盾。

7月12日《南洋商报》言论版刊载林元情先生的“沦为棕油厂保姆的棕油发展局”一文,难得林先生将问题提出来。

今年的榨油率的确偏低,我们相信其主因是因为去年多雨,妨碍甲虫授粉。没有施肥降低榨油率指的是总鲜果串收成少,园丘油产下降,不是单指鲜果串榨油率低。

油厂如果以没有施肥为由而扣除1%榨油率,那是油厂无知,缺少科学知识,和大马棕油局无关,怪罪棕油局即怪罪棕油局朱总监,一个仅有的华裔总监。

“有话直说”专栏不能“乱乱说”大马只有一、二十间棕油厂,正确的数目是416间。其他“乱乱说”的话,容本栏目续篇指出。

油价起落相互影响

《华尔街日报》因爆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丑闻,连阿婆也知道此报。今天,原棕油价徘徊在每吨2160令吉,《华尔街日报》也报道棕油行情,在2014年7月17日的一则新闻说,棕油价创9个月新低。

棕油和其他植物油一样,随市场价格有起有落。一种油很容易取代另一种油,尤其是在食品加工上,某种油的价格上扬或下滑都会影响其他种类的油。

一年生油作物如大豆、葵花及油菜籽也会受到土地、政府政策、播种、生长及收成时气候状况的影响。

油棕是多年生作物,一旦种了,3年后盛产鲜果串,经济寿命超过20年,市场价格或政府政策怎样变也都得接受。

棕油产量远超需求

棕油的供求不像一年生油作物,完全没有伸缩性。棕油一直被看好,种植面积有增无减,当产量远超过需求,就出现一系列的问题,当然包括价格不振及库存过多,这就不由你不苦恼了。难怪库存下跌是重要新闻,6月份大马棕油库存跌4.33%。

世界的油和脂共有17种之多,最多的是棕油,佔30%,主要生产国是印尼和大马。其次是大豆油,佔23%,主要生产国是阿根廷、巴西、欧盟,第三是油菜籽油,佔13%,主要生产国是加拿大。

第四是葵花油,佔7%, 共和联邦独立国(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生产世界总产量的大半。至于交易量最多,排第五的则是棕仁油。

棕仁油生产的基本油化学品(Oleochemicals)如脂肪酸酯、脂肪醇、脂肪酸、脂肪胺及甘油是很多家庭及工业产品的原料,如肥皂、蜡烛、洗衣粉、化妆品、润滑油及生物柴油等。

今天超市的货架上,有一半的物品含棕油。棕油的价格是高是低又是另一回事了。

 

朱乾海博士(橡胶研究专家)

朱乾海博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