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回响:近体诗初学者的疑问

大马诗总顾问徐持庆前辈说:“近体格律诗,平仄韵脚就必要合乎格律,并须避犯一些诗律忌讳,如孤平、合掌、三平调等等”(〈近体诗的创作要求〉,《南洋商报·商余》,1/7/2015)。

大马诗总前度副总会长现已晋升为顾问的莫顺生前辈比徐持庆更早就这样说“其实犯孤平也算是近体格律诗的一种格律诗家称之为拗体诗。这类拗体诗就是格律诗的一种;并非是一首不合格律的诗。”(〈林晃升的七绝与孤平〉,《东方日报·八方论见》16/7/2014)

如果你是一位初学近体诗的人,你一定会有疑问,倒底谁才正确。

我也是一个初学者,不过据我所知,大马诗坛的一些代表作钜著,包括2012年11月17日马六甲孔教会古城诗社出版的《古城天声》,2014年9月由世界华文文学家学会,马来西亚富贵NIRVANA和怡保山城诗社联合出版的《山城诗社诗人专辑》,大马纯文艺季刊《爝火》定期刊出的近体诗等,就有很多是孤平诗,莫前辈本 人在《山城诗社诗人专辑》和《爝火》登出的几乎全是孤平诗。

各有说辞

上述这3种读物,都是由学有专长的人所编,书中所刊出之大作一定是有水准及合格律的,由此足见,徐持庆所持的看法似乎和莫前辈背道而驰。同是诗总的顾问,却有不同的先见解,叫我们这些初学者何去何从呢?

尤其是莫顺生前辈,他还出过一本教人作诗的书《近体诗鉴赏与创作艺术》,他在6月29日〈商余〉版〈大马旧体诗的承传和发展——从梁园触发旧体诗笔战说起〉一文中还特别提到这本《近体诗鉴赏与创作艺术》已售出2000本,这本书里面就收录有他自己的孤平诗。如此看来,能作出孤平诗者才是好诗。

我为了这点,曾写信去中国和台湾一些大学教授诗教,得到的答案是“孤平是近体诗之大忌”。中国方面还特别提醒说“凡比赛一定会列明孤平诗不合格”。

孤平在大马被这二位诗坛泰山北斗一说,成了罗生门,各有各说。

希望方家能对此点发表一些高见;释我疑窦。

寒逸风

寒逸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