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知识、经验及想象
艺术创作需3条件

同是文学界泰斗的余光中(左)与沙末赛益惺惺相惜。

同是文学界泰斗的余光中(左)与沙末赛益惺惺相惜。

(吉隆坡19日讯)第13届花踪文学奖世界华文文学大奖得主余光中分析,艺术创作的三条件是知识、经验及想象。

“例如爬山,你跟人家去爬山,山为何叫这个名字?这些知识你应该知道,在资料方面要尽量做功课,可是经验也很重要,你要亲自去爬山。”

他认为,有的时候想象是最重要的。

想象最重要

“你去爬山了,回家后你要写一篇登山记,但你不能写得像记者或报道文学,你还是要靠想象把它串联起来。就好像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北宋文学家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

他今天在“余光中文学讲座”,就主题“美感经验之转化——灵感从何而来”演讲时这么说。

不能核对事实  
 历史神话创作靠想象力

余光中说,若创作和历史、宗教、神话传说有关的场面,这些都需要靠想象力来完成的主题。

“为何世界上有些经验需要靠想象来激发、集中焦点,因为有些东西不能核对事实。

“比如《鸿门宴》到底是怎么个做法?《最后的晚餐》难道一定是耶稣过世,门徒一字排开,坐成一排像招待记者一样吗?不会啊?你又没有看过。”

他说,《最后的晚餐》创作都是根据《马可福音》14章13到20节内容,由于各自有不同的想象,因此这幅画在意大利博学家达文西、荷兰画家包慈(Dieric Bouts)、法国画家罗贝蒂(Ercole de’ Roberti)、法国画家尚帕涅(Philippe de Champaigne)4位画家所创作出来的画作都有不同的风格及表现。

“《最后的晚餐》可说是达文西少数的传世之作。他的画里,耶稣坐在中间,两侧分别有6人,一字排开坐在长桌。

同样主题不同画法

“但,在比达文西早半世纪的包慈所作的《最后的晚餐》内,耶稣的左右两边各有两位门徒,门徒也比较没有表情,跟达文西的作品完全不一样。”

另外,罗贝蒂及尚帕涅的画作里,用餐桌子及门徒都有所不同。

他认为,不能说任何一方有错,因为这是想象的空间。

“同样的主题有4种完全不同的画法,所以我们回想一下,在基督教盛行的时候,许多人在画圣母抱着圣婴的画法都不同。有的胖、有的瘦、有的大、有的小。”

此外,他也说,同样创作《圣乔治屠龙图》的意大利画家拉菲尔,于16世纪所作及法国画家德拉库瓦在19世纪,西方盛行浪漫主义时所作,两幅画的画风完全不同。

他形容,拉菲尔所画的屠龙图内,马没有战斗之姿,风景却是郊游、野餐的好天气,让他“不大服气”,反观德拉库瓦所画的屠龙图的画风截然相反,画面有着风起云涌、雄壮的真实感,是他个人比较欣赏的作品。

“当你面临不可确认的神话、宗教、传说的时候,你要运用你的同情心、同理心,当然里面也包括想象。”

想象力仍需合理

“什么是想象?你看见一只鸟掉在地上,翅膀都飞不起来了,它难过,我难过,你难过什么呢?因为你有想象力,即拥有深厚的同情心。当画家、作家,没同情心就没有打破人我之间的防线,所以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

但他强调,想象力不能乱想,还是需要有点道理。

“虚实之间是艺术的一门大学问。”

表达生活美好感觉

“什么是美感经验之转化?就是你面临生活之中美好的感觉,你要表达出来,那我就写诗、写散文。无论是诗歌、散文、小说,你写出来之后,别人把你的美感用到他的作品里去,作为灵感来源。比如说诗拿来谱歌,小说拿来拍电影,等等。这样转来转去,我把它称之为美感经验之转化。”

至于灵感从何而来,他认为,写作、拍电影、话剧、雕塑的灵感不只一个来源,也不一定从别人的美感里借过来用。

写诗有生活意义

此外,他也认为写诗是生活上非常有意义的事,并称写诗不一定只能在好的事情之下,不愉快的经历也可作诗。

他把自己去看牙医的经历,写成《牙医》一诗,就是一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