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事:为独中护航的前教育局长

作者(左一)与拿督阿都拉曼育(左二)和陈顺福校长(右一)合影。

作者(左一)与拿督阿都拉曼育(左二)和陈顺福校长(右一)合影。

1991年,时任联邦直辖区教育局长的拿督阿都拉曼育,对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有很多的协助与贡献,在我担任校长特别助理期间,当时因学校发展事务,多次亲身与他交往,经历见证他如何处理独中与教育局的关系。

最近,前校长陈顺福来电,要求我来追忆及整理当时发生的事,说只有我最有资格来写,让历史留下这段真实记录,提供给后人参考。我整理后,认为一共有以下3项,可以突出拿督阿都拉曼育对独中发展有历史性意义的贡献。

(一)他向国家考试局推荐,支持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老师可以在政府初中评估考试(PMR)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考卷实验作业分数项目中,为本校独中应考学生评分,此评分是计算在总考试分数中占20%至30%,由于他是直辖区教育局长,他对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的支持,也让其它直辖区属下的另3间独中受惠——坤成女中、循人独中及尊孔独中。

对独中老师有信心

这次见面我好奇的询问,他如何说服考试局接受独中老师为政府考试评分的秘诀。他笑笑对我说:“很简单,我问考试局,独中老师都有向我教育局注册,并领取教学准证,成为合法的执教老师,虽然他们在私立独中服务,但是,他们只要再签署一份保密书,就可以担任为本校考生的实践作业的评分了。考试局说,那若发生任何漏题,你要负责。我说,对其他私立中学也许我控制不到,但,华文独中的老师,我对他们有信心。”所以,当时他正式致函考试局,无私无畏为独中护航。

(二)让独中老师与政府学校老师共同庆祝教师节,并上台领取表扬奖金及奖状。

独中老师同获表扬

也是在当年,1991年他刚刚上任局长一职,决定成立教师节筹委会,委任我代表独中成为筹委会成员之一。我清楚记得,他在会上解释为何将独中老师纳入教育局与政府学校老师一起受表扬的理由:“独中为非盈利的教育单位,为政府分担培训公民子弟,替政府省下不少经费。假如独中学生都到政府学校去,政府每年都得增加老师、扩建学校,花费大量的金钱来栽培他们。

现在,他们自己建校,自己聘用老师,全部自力更生,又替国家生产人才,去表扬他们,希望他们做得更好,最终获益是国家。”

马来社会的特点,是听领袖的话。他新人上台一把火,全场出席的官员都赞成。他话题一转说:“送奖杯奖盘没有意义,拿太多没地方摆,最实在的是黄金做成的勋章,以后老师退休后没钱,还可以典卖维持生活。”话一说完,全场大笑。真的在几个月后教师节,独中国中受表扬的老师排排队上台领金牌勋章,个个笑口不绝。可惜他只在位2年便退休,接班者没有继承他的做法,从此独中与国中的教师节,各自庆祝。

(三)隆中华独中1981年迁校怡保路新校舍后,我1982年从新山宽柔独中转此执教,长达15年。每年学生人数逐年增加,多次筹款扩建,其中工艺大楼的扩建工程,正好落在拿督阿都拉曼育担任教育局长期间。申请扩建工程,首先必须获得教育局批文。

当他收到扩建工艺大楼的申请信时问:“我可以到学校参观一下吗?”陈顺福校长认为求之不得,热情欢迎,我记得这是迁校后第一位教育局长到访,全校师生列队欢迎,他事后曾对我说,他担任全国政府中学寄宿学校组总监多年,一生中巡视不少学校,最热情洋溢及全校师生列队欢迎,人数如此众多,就是隆中华独中。

强势领导对抗压力

他在欢迎仪式上宣布,批准工艺大楼的扩建图测及工程,还加上幽默一句,如果没有人选,他可以为工艺大楼主持动土礼,越快越好。他的宣布,正中陈校长下怀,打铁趁热,在极短时间里,举行动土礼,他遵守诺言,前来拿锄头动土,成为当时报章热门新闻,有人还以为政府对独中改变了,诸不知道他也在内部承受一些压力,只不过他强势领导,又是当时教育圈内的长辈,所以,还算一帆风顺。

我把以上3项发生过的事实记录下来,正符合学过历史系专科毕业的陈顺福校长的看法:历史就是历史,它是一面镜子,让后人留下记录,好的去发扬光大,坏的不要重蹈覆辙。

拿督吴恒灿(大马汉文化中心主席)

 

拿督吴恒灿(大马汉文化中心主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