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效应发酵
当霸王司机赚外快!

a15

Uber来马,火速吸引了众多年轻搭客下载使用,为什么大家对这个霸王车不抗拒反而爱用?

Uber最大的争议处:只要有车有驾驶执照,人人都可以当司机赚外快!

在现有制度下,要驾驶公共交通(飞机、巴士、罗里、德士、出租车)……都要有执照,但Uber却处处违例——使用私家车载客,没有商用车辆执照,车主未拥有相关商用驾驶执照、车辆未经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检验,除了合法与非法之争,也涉及搭客保险问题、政府税收减少、资金外流、经济架构和行业制度被破坏等深远影响。

150719D02_C629-5

再说回德士司机。试想想,德士执照不易取得、不少人是向德士公司租车、天天收入不稳定,突然杀出一班人来抢客,所以不难理解德士司机为何如此愤怒。

有人会说,活该,这是你们德士自找的!但是别忘了,害群之马只有一小撮,大多数的司机大哥还是良善的。

uber

当霸王车司机属犯法行为

当霸王车司机可被控触犯2010年陆路公共交通法令16条文,一旦罪成,个人可被罚款1万令吉或监禁1年或两者兼施,公司则可被罚款10万令吉。

今年7月7日,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执法组主任拿督巴杜卡仄哈斯尼披露,自去年10月展开取缔霸王车行动以来,已充公53辆霸王车,包括Uber及GrabCar(MyTeksi推出的类似Uber服务),案件还在法庭审讯中。为让霸王车司机觉醒,该委员会加重惩罚,即把霸王车司机控上庭之余也会向法庭申请撤除车主对汽车拥有权的惩罚。

1.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主席丹斯里赛哈密指出,Uber和GrabCar的“服务配对”业务是合法的,但经营模式却是非法的。虽然该委员会无法对Uber和GrabCar采取法律行动,但会执法取缔没有执照的车辆和司机。

2.Uber营运下有使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凡拥有相关执照的交通工具,当局无权对付,那些没有相关执照的交通工具,是不获允许进行类似德士载客服务。”

3.由于Uber属于新兴经济模式,现有法例缺乏相关条文加以管束,简称“没有王管”,德士业者因此一再敦促政府修法对付。

Uber在上个月曾举办新闻发布会,透过与多个商家品牌的合作,为合作伙伴(也就是指司机)提供多项优惠或回馈。左为Uber东南亚区总经理朴灿雄,右为冯良星。

Uber在上个月曾举办新闻发布会,透过与多个商家品牌的合作,为合作伙伴(也就是指司机)提供多项优惠或回馈。左为Uber东南亚区总经理朴灿雄,右为冯良星。

Uber大马

■进军:2014年1月

■服务范围:雪隆、槟城、新山

■司机人数:逾1万人(目标要9至12个月增至2万人)。

■车款:国产车、第二国产车、本田、日产、丰田、马赛地、奥迪、悍马、劳斯莱斯……等。

■服务类型:UberX(平价车,德士劲敌)、UberBlack(高级轿车)、UberLux(豪华轿车)。

■未来计划:不排除日后引进UberCopter直升机接送、UberEat食物外送服务、Uberpool共乘服务(美国、中国四川成都)、代客泊车等。

我是搭客:

曾雯慧

曾雯慧

选择6原因

不论是工作逛街会友,上班族曾雯慧每周有2至3次都召Uber,原因如下:

1.无现金交易模式。电脑系统从信用卡/扣帐卡扣除车资,不必准备现金也没有找零问题,下车后迅速收到电邮帐单,内有行程里数、司机、车款,数目,一清二楚;到曼谷旅行时,手上只剩少量泰铢,用Uber解决交通问题。

2.不得拒载。搭客上车后Uber司机才知道目的地,不论距离远近都要载送,车资按里程数由电脑系统计费,不怕被砍菜头。尖峰时段或少车辆时段调涨车费,但费用由系统控制,司机无法乱来(她觉得没车或尖峰时段涨价很公平,可以接受);

3.投诉有门。司机绕远路、遇路墩照样“铲”过去……凡有不满,可在Uber App对司机打分并投诉,或者电邮投诉。曾试过投诉绕远路后,数小时内就获得退款。

4.人身安全有保障。掌握司机照片、车牌、车款和电话,遇到问题都可做为证据。女司机载女乘客=比较安全,一般人可能这样想,但曾雯慧认为遇上女司机,要自求多福,皆因女司机大多方向感不佳甚至看不懂导航地图,有鉴于Uber口号“你的专属司机”,付费者还要帮专属司机指路,这多少令人不悦。

5.行销手法高超。首次使用免付车资(最高40令吉),介绍给朋友,朋友首次使用可获免费车资,介绍人亦可获等价车资回馈,简而言之就是有福同享,是曾雯慧的最爱。Uber也经常主办各类活动,包括艺人当一日司机、坐Uber做慈善献爱心、我的Uber英雄等……给搭客新鲜感,消费之馀还能做慈善甚至赢取免费车资,对消费人有莫大的吸引力。

6.待遇佳,车资合理。付同样车资但可到更远距离,有时候车资会比德士更便宜。不必担心车子有异味、没冷气或残旧破落。她坐过Audi A6 Hybrid也坐过第二国产车Viva,车主从学生、经理、执行人员、退休人士、经理辞职当司机、家庭主妇……某些车主甚至准备纸至巾、矿泉水或糖果。

意外自负后果

曾雯慧坦言她会继续使用Uber,因为即使再短的距离(2公里以内),Uber都会来载送。她也确实曾考虑保险问题,但她自知Uber如同霸王车,早有心理准备发生意外是后果自负。因此为了自己和其他搭客的安全,凡遇危险驾驶的司机,她绝对会投诉Uber。

我是车主:

Adrian

Adrian

不了解是否安全与合法

Adrian的正职是空服员,加入司机行列只因休息天数多,与其无所事事不如赚外快!空档时段,他打开Uber司机专属APP随时待命,一周工作2至3天(从下午5时至晚上10时11时,有时候是早上11时至晚上10时),平均月收入为2000令吉,扣除25%燃油费,1500令吉入袋。这除了是勤于载客,也与他在尖峰时段和高需求地区载客有关,而且,为了吸引更多司机在这些时段和地区载客,Uber还开出“每小时保证收入”优惠。

当了4个月司机,他计划换掉小Myi买进2手本田轿车,以晋级成为UberBlack司机,但他无意当全职司机。

准备文件、出席一个汇报会,这样几个简单步骤就成了Uber司机,Adrian指出,Uber为司机提供各类协助(包括向退休人士讲解如何操作智能手机,如何用Waze导航),但若Uber司机的分数持续低于4.3分(满分为5)没有改善,就会被暂停甚至中止合作。为了获取高分,熟悉路线、良好态度和服务是必然的,他就在车上准备糖果、行动电源让搭客充电。

女友曾被Uber司机骚扰

做为司机兼搭客,他认为Uber让搭客对司机评分并按搭客回馈和投诉采取行动,质量有一定保证。他的女友曾在搭乘Uber后收到司机短讯骚扰,发投诉电邮后,几小时内即被电邮告知已处分该司机。

对于Uber所引发的安全和合法争议,Andrian都曾企图掌握更多讯息但他也似懂非懂。

例如保险,尽管Uber告知有完善保险保障司机和搭客双方,唯他不曾见过相关文件,即使他不甚担心,但还是掏腰包加保搭客险以求安心,他还安置车内摄像镜头,以防万一。

“即使Uber告知我们是受到保护的,我还是会采取额外步骤自我保护,我相信许多Uber司机也是如此。”

此外,对于被逮捕和充公轿车一事,由于他不曾听闻相关案例,因此也搞不清楚是否会因为当Uber司机而被逮捕。他曾询问过Uber职员并被告知,万一轿车被扣押留,Uber有律师团提供援助,“但是,成效如何我并不清楚,所以我会采取额外措施自我保护。”

满足搭客需求

老实说,有时候载客时他会有些许紧张(因为德士司机的不满),但他不会担心个人安危,他认为德士司机并不会故意来骚扰,“大家都是为了找生活而已。”

对于Uber与德士之争,他的看法是:“Uber可以快速成长和大受欢迎,是因为满足搭客的需求。如果德士能满足这些需求就不会有对手。一些国家的德士服务很优秀,一般UberPop和UberX难以匹敌,只能进军豪华等级的UberBlack和UberLux。很显然,这类优秀的服务并未发生在大马,所以Uber才会成功。”

成功召到车之后,App会显示司机的样貌、车款、车牌号码以及将在几分钟内抵达。

成功召到车之后,App会显示司机的样貌、车款、车牌号码以及将在几分钟内抵达。

下车后第一时间打开App,App会要求用户对司机评分甚至留言。

下车后第一时间打开App,App会要求用户对司机评分甚至留言。

下车后在5分钟内会收到电邮帐单。路程、距离、价格、司机、时间、车资计算一清二楚。

下车后在5分钟内会收到电邮帐单。路程、距离、价格、司机、时间、车资计算一清二楚。

试坐后……动摇了

记者使用Uber召车从家中往返谷中城。预约后App上出现司机样貌、车款和车牌。司机抵达前先致电确认位置。下车后,打开App即见到要求对司机评分,5分钟内收到电邮帐单,整个过程不涉任何现金,车上也没有任何出租车许可证以及司机的商用执照。

去时坐收费较高的UberBlack,来的是一辆Honda Accord,司机称曾任蓝色德士司机,为了赚更多钱,以月租1000令吉租车当全职UberBlack司机;回程时坐UberX,来的是一辆Honda City,司机自称是工程师,利用下班后以及周日时间兼职,并鼓励记者加入一起赚外快。

由于上车地点附近有许多“小红”在排队。记者做贼心虚,看到Honda City驶近,招手后火速坐上前座驶离。总的来说感觉很不错,但是,是否有“保险”保障,倒让我担心。

150719D04_C1029-3

服务性质被误解

Uber进军大马抢走不少搭客,“小红”们很愤怒,甚至不排行未来仿效法国人,走上街头抗议……

最近,愤怒的“小红”们跑到了MyTeksi的总部去和平纠察和呈备忘录抗议前者“球员兼裁判”推出Grabcar和德士司机抢饭碗。

下一回会不会找上Uber?无法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机率比较低,因为Uber似乎早已做好防范,不论是官网或职员名片上都未列出办公地址,就连这回访问也在某餐厅进行(但Uber大马总经理冯良星已邀请记者去参观。)

问冯良星会否因上述事情担心人身安全,他笑嘻嘻没有正面回应,只说“我认为我做的事是对国家好的,我只是要小心一点。”

面对德士司机的激烈反弹,冯良星归咎为对Uber性质的误解并视为潜在竞争对手所致。他说,Uber是科技公司不是德士公司,提供的是配对服务。

话说,你我他都曾有开车载亲友经验,也曾遇过亲友请托当司机载送——“得空吗?载我去XX,下回请你吃饭”,按他的说法,Uber借助科技把供需两造配对并付费帮助对方抵销一些开销,这就如同你拜托朋友帮忙后也会回请对方一样。

他说,Uber瞄准的是少用德士的族群如自驾者市场,而非要抢德士的市场。他问记者如何外出?“你就是驾车,对不!巴生谷一带大多数人都开车,搭德士的人不多,我们要告诉这群人,除了开车,你还有替代方案,偶尔可用Uber代步。”

冯良星:“Uber可以成功,是因为大马人喜欢有得选择,不论美食、旅程、球队,大马人喜欢选择,我们提供另一个选择,他们为此感激,所以不管是Tripda或其他人进入市场,对这一行都是好事。”

冯良星:“Uber可以成功,是因为大马人喜欢有得选择,不论美食、旅程、球队,大马人喜欢选择,我们提供另一个选择,他们为此感激,所以不管是Tripda或其他人进入市场,对这一行都是好事。”

欢迎加入对话

“我们是提供另一种赚钱方案。我们欢迎德士司机、德士业者与我们对话,了解我们系统和科技如何运作,他们甚至他们的家人能如何从中受惠或有更多选择,我们欢迎他们加入。”

冯良星深信,德士行业将一直存在,并与Uber共存。最佳例子就是纽约、吉隆坡,新加坡的人口这10年来大幅增加但德士数量并未增加,需求一直未填满。他认为双方可以进行合作提升和提高服务素质,吸引大马人善用大众交通工具,届时不论是德士和Uber都将供不应求,必须出台更多交通方案。

合法性?安全性?

在合法性方面,冯良星说Uber持续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以及其他单位磋商,以寻求合作方式及成为科技伴伙。政府修法管制,他认为是迟早的事也表明愿意受管制。

“透过所下载的App,人民做出了选择。而且人们也喜欢有得选择。任何重视民意的政府都会注意到这点,同时我们也愿意受管制,但我们认为法律管制应该要重视公众利益、公平对待要加入这一行的各造。”

在安全性上,他说,“不论有没有载人,每辆车已有汽车保险;要载人(亲友或搭客)需要保险保障,我们确保每一趟旅程从预约叫车到完成旅程下车都有保险保障。”但是,他又指这是该公司和保险伙伴联合推出的附加价值服务,非强制性。询及有Uber司机的车被扣留时,他表现案件仍调查中,至今未有正式起诉并且不欲多谈。

7月13日,一群德士司曾到MyTeksi总部和平纠察抗议该公司推出Grabcar服务来与德士司机抢饭碗。(档案照)

7月13日,一群德士司曾到MyTeksi总部和平纠察抗议该公司推出Grabcar服务来与德士司机抢饭碗。(档案照)

灰色经济地带

首相署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拓展中心符策勤指出,科技的发达,再加上有平台出现并整合过剩或未被善用的资源如轿车、停车位、房间或其他资源,供应予有需要的一方,不仅合时宜、概念好,从整个趋势来说亦是值得鼓励的,而且Uber让社会各阶层善用时间赚取外快增进收入,也有助大马人达到高收入社会方向,这是Uber带来的积极面。

与此同时,Uber的商业模式却也形同把不合法的经济活动(霸王车)提到台面上合法化。

符策勤:每次到北京都得用滴滴打车APP,否则会召不到德士,因为众多德士都被消费人用APP预约了,在高峰时段必须付更高费用就可以较快召到德士。演变到日后,极有可能不安装Myteksi、Uber之类的叫车APP就找不到德士。

符策勤:每次到北京都得用滴滴打车APP,否则会召不到德士,因为众多德士都被消费人用APP预约了,在高峰时段必须付更高费用就可以较快召到德士。演变到日后,极有可能不安装Myteksi、Uber之类的叫车APP就找不到德士。

合法化可走更远

暂且不提此举对不对以及对政府税收的打击,此事已涉及公众利益、无牌经营、不受政府督管规范,一旦意外发生,从司机至搭客,安全和保险是否有保障?这些都值得深思,“同时,你也会影响到另一批合法德士司机反弹。法国司机激烈反弹是因为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和生计。”

他主张,Uber应选择“对”的项目进军——比如市场上缺乏的资源,例如新加坡的Uber超级跑车服务、UberCopter直升机接送、欧美的UberBoat游艇服务,中国的停车位整合等项目,不仅填补市场空隙,不会遭遇反弹,甚至可能有机会成为公共交通工具也不一定。

“Uber的制度可以走多久走多远?最终还看它本身,如果它是正规管道、合法化,自然可以走更远。如果继续游走在灰色地带,想要永续经营势必会受到挑战,尤其是在德士领域。”

正规德士要争气

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手,他认为德士司机自己要争气,“如果你的服务好,人家在路边手一挥就上你的车,还何必上手机去找解决方案?在香港、新加坡,手一挥就有德士,就不会培养出另一个竞争对手。正规德士另一个要争气的是制度和执行上,有关单位和公司有没有严格执行?所以也产生德士司机的恶习,让社会对他们咬牙切齿。”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苏汉成、陈成发、黄亮晖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苏汉成、陈成发、黄亮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