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天空不再希腊

余光中的有一段著名的诗句:“今天的天空很希腊”,把读者带进一片诗意、蓝蓝天空、美丽神话,爱情饱满的希腊乌托邦。

被三纲五常、条条框框扎得透不过气的中国人,对希腊神话描绘的那一片动人、浪情、从不掩饰七情六欲、充满张力、多情而又自然的世界充满了憧憬。

现实的希腊已不再是梦中的一块乐土,而是六神无主,给债务压得呼吸困难,等待雨露的荒漠!

穷凶极恶赖账

了解目前的希腊债务危机,需回溯1992年的欧元区成立时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元区规定,成员须符合两个标准:以国内生产总值 (GDP)为依据,预算赤字不能超过3%,负债率须低于60%;换言之,财经基础须健全。

急于入欧的希腊未达标,便设计出一套数据,掩饰了一笔巨额的公共债务,削足适履,使预算赤字在账面上仅出现1.5%,符合了入会标准。

纸包不主火,2009年,希腊的造假起爆。新政府披露了惊人的数字:财政赤字占GDP比重高达12%,公共债务110%。希腊从此露馅,揭开了空心老倌的脸孔。

希腊危机爆发后,欧盟、欧洲央行、IMF向其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救助贷款。希腊承诺实施改革措施、紧缩财政、削减福利;但承诺归承诺,不习惯节俭的希腊人不断的在尘埃中打滚,絮絮聒聒。今年,左翼的联合政府上台,拒绝执行前朝的紧缩改革。新总理齐普拉斯称要终止希腊与以上与“三驾马车”达成贷款协议,认为希腊遭到压榨,要求国际社会削减债务,要不就不还钱!

希腊还向德国“追债”,认定纳粹在二战中对希腊造成的巨大损失,必须赔偿1620亿欧元。希腊左翼经济学者狂言,德国不应忘记历史,二战后德国经济陷入危机,希腊曾经向德国伸出援手,现在正是德国知恩图报的时候。但事实则是事情早就解决,希腊名为“讨债”、实为赖账,穷凶极恶。

神话国六神无主

希腊有欧盟和欧元区的双重身分,有恃无恐。一会说要脱离欧盟,自找出路;一会说要抛弃欧元,回到原本的德拉马克货币,表示要给欧洲看看颜色。德法两个领导欧洲的国家被这个“小朋友”搞得七上八下,帮他也只是权宜之计,不帮则必然引起骨牌效应。希腊政客则不断的在国内煽风点火,一面捞取政治利益;一面则鼓动全民公投,决定要不要接受债主提出的条件;换言之,大搞民粹,把国事推给普罗大众。

日前,希腊山穷水尽,银行只剩下几天的现金,只好间歇营业,对提款的民众每人每天限提60元。到截稿日为止,希腊政府说是“投降”;国会通过改革方案,接受535亿欧元的救济条件,抒缓其经济压力至2018年。这个安排是否还有变数,还会出什么乱子,没有人对这个神话国有把握。

相对的,英国人处理经济危机则非常冷静。政府日前削减370亿英镑(514欧元)的开支,官民一齐挺住国难!

外援无解危机

希腊的危机源自四个根本性的问题:欧元压力、工业能力低落、福利过度、民粹横行。加入欧元区是希腊悲剧的开始。欧元的中坚成员例如德国、法国,甚至是差一截的意大利和西班牙都有一定的工业水平或强劲的服务业。希腊的工业竞争力低落,高值的欧元把参差不齐的经济体绑在一块,提高了希腊的物价和工资;希腊进口多出口少,外贸长期处在逆差状态,入不敷出。希腊吸引外汇的强项是旅游,但杯水车薪,于事无补。再加上希腊人的福利要和欧洲富国看齐,政客因此大搞民粹,恶性循环,希腊不沉沦才是神话!

外援解决不了希腊的根本危机。长治久安之计是脱离欧元区、节约、自力更生、提升工业能力。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希腊人除非学习英国人的冷静和共识,壮士断腕;否则,希腊的天空不会再希腊!

蔡元评(自由撰稿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蔡元评(自由撰稿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