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时政荒诞异事
中国独媒“奇闻录”获国际奖

 

150719A18_C880-0

以汇集中国时政奇闻异事为主要内容的中文独立媒体“奇闻录”获得2015年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中文新媒体公众奖。

(北京18日讯)今年5月,以汇集中国时政奇闻异事为主要内容的中文独立媒体“奇闻录”(http://qiwen.lu)获得2015年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中文新媒体公众奖,这是奇闻录继2013年之后第二次获奖。

该媒体的两名中国的创办人兼编辑说,由于奇闻录不设审查,内容颇为敏感,早已被隔离于防火墙外;考虑到人身安全,他们自创办至今已匿名3年。

奇闻录的奇闻和许多网站上的奇闻不同,不会出现“某明星家中发现20吨黄金”、“女子活吞八爪鱼”等“奇葩新闻”。

大多数新闻是中国的严肃新闻,但如果以正常的思维逻辑来看这些新闻,往往就成了奇闻。

发“不该发布消息”遭停职

奇闻录的主创之一张培(化名)说,你无法想像一个医院的院长可以受贿100套房产……但类似的新闻却几乎每一天都在中国发生。

奇闻录只有两名80后主创者兼编辑,其中张培赴港读书之后留港工作已有数年;而王凯(化名)一直在中国生活。奇闻录只是他们业余时间的私人作品。

王凯说,3年前他还在体制内的媒体工作,很多消息遭审查,他曾因发表了“不该发布的消息”而遭到经济处罚和停职处罚,心情相当苦闷。那时起,他就开设部落格聚合中国的“奇闻胶事”,不久,好友张培也加入其中。其后两人将部落格改版成目前的“奇闻录”。

150719A18_C879-0

刻有“奇闻”字样的印章是奇闻录网站的“镇站之宝”。

创办人不敢领奖

依靠谷歌广告的微薄收入及网友捐助,奇闻录刚好能负担域名和伺服器的开支,已走过3个春秋。

张培和王凯说这3年走得很孤独,即便获得德国之声新媒体大赛的奖项,他们也不能骄傲地站出来享受那一刻的荣耀。

提刘晓波被封锁

仅半年,奇闻录就被隔离在中国防火墙之外了。

奇闻录2013年3月29日发表一则自家采访的新闻,著名汉学家林培瑞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演讲中评论中国的两名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和莫言,认为莫为了保住体制内的位置,在讲故事时绕过禁区,只谈个人的腐败和道德问题;而刘则剑指制度核心。此文发表翌日,王凯在中国发现奇闻录被屏蔽,读者只能翻墙阅读。

访客量跌至2000

网站访客量一下子从2万跌到2000。张培说,当时也曾短暂考虑过是否将伺服器搬回中国,方便中国读者到访网站,但最终因中国逐步收窄的互联网言论环境而放弃。

“没有被‘墙’时,我们会在网站上对一些敏感词做一些处理,和墙保持一定‘默契’,例如会将刘晓波写成‘刘大磕巴’,将江泽民写成‘三工泽民’。

“但在被‘墙’以后,我们就不再做这些‘技术处理’了。”但他们并没有走向对抗,坚持始终如一的编辑原则。

言论收紧 稿量大减

奇闻录问世3年来,产量从2012年平均每月300多篇,逐年下跌至现在平均每月50多篇。张培说,“奇闻”的数量是大大减少了,并非因为这个国家变得愈来愈“正常”,而是由于对媒体的管控更加严苛所致。

张培说,在习近平“8·19”讲话(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出席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所作的讲话,表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全国亦随即掀起整治网络运动)之后,他们留意到中国的媒体环境开始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微信时政新闻公号少

在新集权时代,以澎湃新闻为代表的“新型党媒”,更接地气、更懂得怎样“小骂大帮忙”,伪装术高超而难以识破。

而另一方面,当局对媒体的管控程度比以往更加严苛,例如网易的“真话”频道被勒令下线。

此外,过去两年内,中国的微信公号数量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但其中时政新闻类的公号却非常少。

奇闻录创立前曾参考的爱枣报、自曲新闻、译者、傻逼排行榜等中文独立媒体皆因触碰政治敏感内容,在“墙内”销声匿迹,中文部落客圈整体衰落。

张培说,虽然获得德国之声的奖项,但他们的心愿是中国能少一些奇闻,每天没有那么多荒唐事在上演,那么就算关闭奇闻录也不可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