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夫妇:希望筹款聘女佣 “请助我照顾智障儿”

¼B¥Ã¤spc-¡]°OªÌ¡GªL¤p§Í / Äá¼v¡G¨¯¬±Ä£¡^

蔡银晴(右)、刘汉雄(左二)希望公众能资助夫妇俩聘请女佣协助照顾刘志敏(中)。左为刘永山。

(八打灵再也18日讯)年迈夫妻疑多年前孩子因医疗疏忽,以致大脑受损成为残疾人士,随着夫妇俩年事已高,担心无法照顾好孩子,要求社会大众施援。

刘汉雄(75岁)及蔡银晴(70岁)育有2男2女,其小儿子刘志敏(47岁)于1968年6月25日在医院出世,之后疑是太早注射天花疫苗,以致脑部受到影响。

过早注射疫苗致智障

据蔡银晴说法,她之前生3个孩子时,医院都会在孩子有一定重量及期限后才为婴儿注射疫苗,但志敏却是在出生第二天后就注射天花疫苗。

“他出生一周后因发高烧送院,院方说他黄疸病要进行换血手术,手术后几天他突然间停止呼吸,当时医生甚至一度叫我放弃治疗,但整个过程都没很好交代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夫妇俩今日在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陪同下召开的记者会这样说。

蔡银晴说,之后她发现儿子和其他同龄孩子比较,发展较为缓慢,既不会学习如何坐起,反应也迟钝。

“我们之后送他到不同地区的政府医院检查,最后发觉他已脑部受损。由于当时家境过得去,可以照顾他生活需要,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们担心一旦不在时他没人照顾,因此逾10年前起开始找人帮忙。

“我们曾有向一些政治人物要求帮忙,但最终都是没有下文。我和我丈夫都已超过70岁了,无法和以前一样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而且每月需500至600令吉,加上未来还需聘请女佣来协助照顾志敏,又是另一笔费用,所以需要公众协助。”

子女皆有负担
无奈求助公众

刘氏夫妇坦承,因为逾时上诉,所以无法向医院要求赔偿,只是希望通过报端,向大众寻求帮忙,尤其因为其他孩子都有本身的家庭要负担,无法长期帮忙小弟。

“我的大儿子都已没有什么理会我们了,刘志敏的二姐刚离婚,而他三姐也需供养其一家五口,所以我们才要公众协助。”

他们也说,目前刘志敏仍是无法自理生活起居,也不会和他人沟通,而他们甚至考虑到日后志敏或会牙痛等问题,还为他拔完所有牙齿。

刘永山:致函索赔偿
卫生部称已过追诉期

刘永山说,他今年初曾代刘志敏致函福利部及卫生部要求赔偿及提供其他援助,数月后该部回函指已过了6年投诉期限,相关医院已没有法律责任。

他表示已向福利部申请每月300令吉援助金,并提供免费德士服务,希望能减轻刘氏夫妇的负担,同时也希望当局能重新考虑给予补偿,并表示会继续跟进此事。

此外,他也动用州议员拨款1000令吉给刘志敏作医疗用途。

¼B¥Ã¤spc-¡]°OªÌ¡GªL¤p§Í / Äá¼v¡G¨¯¬±Ä£¡^

刘志敏疑无法承受天花疫苗针而发高烧后脑部受损,从小到大无法自理自己的生活起居。

南洋报业基金筹款网址:http://www.yayasan-nanyang.org/donation/

南洋报业基金征信录网址:http://www.yayasan-nanyang.org/donorlist/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