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GM:神秘人抛“假鱼饵”
银行职员革职属假新闻

(吉隆坡16日讯)网上钓鱼,愿者上钩!

网上传言满天飞,国内许多媒体昨日纷纷转载“上报首相纳吉银行户头,大马银行职员遭革职”的“新闻”,结果过后被揭发是由神秘人物抛出的“假鱼饵”,甚至连《华尔街日报》也企图抢鲜。

这则被许多媒体转载和报道的“莫哈末登布朗”,被指是阿马银行职员。

这则假新闻指莫哈末登布朗通过法定宣誓书确定,曾在2013年5月2日将关于首相私人户头状况向国家银行上报,在告知上头后,被告知国行已经就此“放行”,要他别多管闲事。这份由“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上载的“法定宣誓书”内说,莫哈末登布朗还影印了有关转账的文件副本,但被上司发现。

宣誓书内说,当时此事也传到了大马银行总裁丹斯里阿兹曼的耳中,而他在一个小时后也被要求到46楼的会议室,就上报和影印文件事情遭到上司大骂。

登布朗说,在开会后,他也被搜索全身,并被要求立即离开公司大楼,尔后也被阻止再拿走办公室内的物品。

宣誓书中也说,他在隔日被告知到人事部,并被告知已经立即被开除。

地址泄露骗局

当然,在有关宣誓书一开始被放上网时,当事人的名字和地址都是被掩盖的,因此没有人知道究竟谁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

但“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CAGM)在周三傍晚就为此事揭盅,只是观察完整版的当事人资料中的地址“吉隆坡抢匪市,全都是谎言路”(46,Jalan Semua Tipu, Bandar Penyamun, Kuala Lumpur),就能发现这是个骗局。

在有关报道闹到沸沸扬扬后,该网站终于公布“真相”,让许多媒体抨击是借此事玷污《华尔街日报》报道。

在有关报道闹到沸沸扬扬后,该网站终于公布“真相”,让许多媒体抨击是借此事玷污《华尔街日报》报道。

“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
曾骗过国内外网媒纸媒

自称为“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CAGM)的人士过去多次在网上发出声明,甚至散播捏造的法定宣誓书和假故事,却骗过我国多家网媒和纸媒,就连《路透社》及《华尔街日报》都对他们的身分深信不疑。

这个网站的负责人更声称没把资料交给《华尔街日报》是帮这家国际媒体避免被大马银行起诉。

指媒体审查基本资料

声称是由一名律师末再纳所领导的非政府组织是在5月28日开始在网上发布文告,也成功上了国内许多网络及传统媒体的版位,但他们日前突然公开声明,过去两个月的各种声明和新闻都不过是一场“实验”。

他们在部落格的最新博文中也说,其实这些新闻媒体编辑都没有审查一些基本的资料,如“末再纳律师”是否是真实的存在,否则这个“研究”早在第一天就被揭露了。

“其实并不存在叫做末再纳的律师,也没有2000名会员,更没有百万令吉发给吹哨者。同时,我们也没有个法定宣誓书指首相涉及任何财务错失。CAGM不过是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个实验。”

“CAGM的成长是有赖于一群不愿意检查事实,但是积极报道耸动新闻的编辑们。”

该组织也说,并非只有大马的媒体如当今大马、今日自由大马、大马局内人等在这个实验下被骗,就连外国知名新闻社,包括《路透社》及《华尔街日报》都一度信以为真。

大马银行将法律对付

大马银行斥责“有责任治理人士组织”(CAGM)上载该银行、主席及员工的不实言论,存有恶意及诽谤性质,该银行强调在彻查此事后“将按照法律采取适当行动”。

大马银行集团主席丹斯里阿兹曼哈欣今日发文告说,该公司受到《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及《2013年回教金融服务法令》管制,两个法令对保障客户私隐都很严格。他强调该银行遵守法律,良好管理。

与此同时,阿兹曼哈欣说:“我们想要向客户重申,大马银行集团一向来都秉持高诚信运作。”

谈话内容:

《华尔街日报》记者汤姆莱特和“末再纳”等人的互动

该网站称,在7月12日发出声明后,汤姆莱特(汤)就发短信给“主席末再纳”

()括弧内容为部落格的负责人的解说

7月12日

汤:再纳你好。我是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汤姆莱特,我读了你的文告。我们能否谈谈。

(所以我们致电给他,并告诉他关于宣誓书的事情)

7月13日

汤:很期待今早的谈话,我会在10时致电给你?

(他致电来,我们告诉了他假故事。他接受了,也要求我们电邮给他)

汤:谢谢你。但我没有得到电邮

(所以我们将宣誓书电邮他。隔日,大马局内人在致电我们的主席后,就刊登了新闻)

汤:我看到了你在局内人的新闻。麻烦你先给我们,因为将能够带来更大的影响。

汤:如果能的话,麻烦快一些,因为已经在媒体上曝光。非常感激。

(他再致电主席,也说起这件事,问了很多问题。)

7月14日

汤:很开心和你交谈。麻烦询问消息来源是否愿意给我们提供汇款的凭证,这比只有法定宣誓书更有力。

汤:加上我们过去的报道,这将能够形成更大的风波。

汤:文件不会说谎。

(我们告诉他需要时间,但他继续纠缠。)

汤:有任何结果了吗?

(我们再拖延。他再打了两次电话来,但都我们拖延。)

汤:所以计划是怎样?

(他再致电主席,要求更多文件。主席告诉他是在法庭。)

汤:你有法庭的号码吗?

(此时,来自《路透社》的帕文美浓致电主席,要求这份宣誓书。所以我们电邮他,并要求他别告诉汤姆。然后主席发信息给汤姆,告诉他路透社有人致电要求宣誓书,但主席只想要华尔街日报来报道,因为他们是更好的报纸。)

汤:对,他们不能够好像我们这样,掌控更多东西。

汤:谢谢你这么告诉他们,我们需要很快速行动,因为这将带来很多的冲击。

(主席再纳告诉汤姆,拿不到法庭文件的号码,因为职员没有上班。)

汤:案件文件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消息来源,要求他答应使用他的名字,和取得更多相关文件。

汤:我不建议你泄露这些消息。因为这将让人们有反击,而让这起事件的冲击力不足。将所有东西都给我,好让我可以开始处理。

(主席告诉汤姆,为什么不使用法定宣誓书作为新闻基础?)

汤:我不认为公开法定宣誓书能做些什么。更好的是发出禁令之前将搜有东西告诉全球。

(主席建议汤姆先处理宣誓书的新闻,往后再做补充。)

汤:这有道理吗?将新闻分散了只会削减其冲击力,不是增加。

汤:晚安。

7月15日

汤:让我们快点,我想要在开斋节前把新闻公布出去。

汤:早,你有没有法庭的号码?如果我拿到,并取得文件,我就可以报道。

(有关的交谈继续,直到我们决定将此事落幕。)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真的很聪明地捏造银行的文件,并交给汤姆。)

(其实,我们救了汤姆,避免他被大马银行起诉。)

 

报道:苏正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