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看景:莫辜负关丹好山好水

就算是云层遮住了朝阳, 也还有它的魅力。

就算是云层遮住了朝阳, 也还有它的魅力。

关丹真好,是不是可以让她更美好的可持续性的发展下去?

关丹——彭亨的首府,离开吉隆坡大约3个小时车程,其实并不远。这一个东海岸最大的城,靠着关丹河,面向着大海,据说她的历史可以追朔到公元607年——一个被命名为“赤土”(梵文——Raktamaritika)的小国,这段历史虽然到今天没有定论,但是这个地方的泥土倒是不可被质疑的是赤土。一路可以看到的是满载红土的重型车辆,两边都是被开采的土地,一阵风过,红土漫天,覆盖着每一寸风景,也被吸入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们的肺里。

延绵不断的红土地表裸露。

延绵不断的红土地表裸露。

担心变成沙漠

彭亨一个天赐的依山傍海,如果历史属实,隋朝派遣大使来到时,还曾经以船舶30多艘相迎,以金盘为托,金盒存香油,金瓶存香水送礼,以大象迎宾,从这些细节上来看,应该也是一方天堂。如何来到今天允许密林被开采,泥土被挖空,一层一层的地表这样的被刨去,跟着来的怕不是土地侵蚀、土地贫瘠、岩石裸露、植被破坏、生态恶化。

如果这样下去,要回头来重新耕耘这片土地,就要百年以后了……我们是不是可能会在这一个热带的国家里制造了一个沙漠?我一路往关丹行驶,我一路的心惊胆跳。

在前往关丹的路上,所有的风景都是带着红的。

在前往关丹的路上,所有的风景都是带着红的。

可是关丹这么美,我在清晨可以散步到一整片开阔的沙滩上,脚下是或者不那么细,却还是暖暖粘着脚趾,没有大堆珊瑚残骸的漂亮沙滩。偶尔有海草被海浪遗留在沙滩上,涨潮时可以一下子淹掉20多尺进深,几乎就要来到酒店的花园旁。

一个退潮,延绵开阔的沙滩上是孩子玩风筝的田地,有人踢足球,有人玩排球。有的坐在沙地上就闲聊着天地。闲适的休闲生活是梦寐以求的吧!

一片没有珊瑚碎片的平滑沙滩在退潮间记录下美丽的波纹。

一片没有珊瑚碎片的平滑沙滩在退潮间记录下美丽的波纹。

沙滩上千小螃蟹

我看朝阳从云层后染红了一片天,满地退潮时留下的波纹,和一地爬着上千的小螃蟹,还有它们制造的上万小圆沙球,想许多时候我们飞越许多海哩,不是为了这些吗?有人把相机脚架搬到海里,蹲在黄金色的光线里,把自己也变成了一幅风景。他是马来西亚人吗?

我们看到的这一片风景,和那远远躲在菲律宾的小岛——Boracay上看得到其实没有两样,那一个可以步行横跨的小岛,整个地方靠的就是维持着一道风景,把摩托操作的船都限制在特定区域里,让人们可以自由的使用沙滩。那里可惜的是大量的捕鱼已经影响了水下的世界,那爱潜水的人说:Boracay的鱼还没有马来西亚热浪岛的多。

把自己也蹲成一幅风景。

把自己也蹲成一幅风景。

是啊,我们的沙滩和海下世界都那么好,可是总是不是太拥挤,就是太安静。常常来到太商业化的海边,满满的香蕉船,水上摩托等等,总是让我不敢在海里逗留,怕的除了油剂污染,还怕它们没眼睛的撞上我;关丹这里很好,没有这些多余的玩意,却连傍晚要在海边喝一杯水,听海浪都有点困难,一片黑暗不见人迹的沙滩,我还是害怕的。

可是关丹真好,是不是可以让她更美好的可持续性的发展下去?

林霖(建筑系讲师)

 

 

 

 

 

 

林霖(建筑系讲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