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平生:留港或赴新?

学成返港,人浮于事,没有多少机会可供选择,我在一间电子厂当个助理管工。首次能够赚钱帮助养家,我是干得很愉快而起劲的,虽然低职低薪,但满怀信心的认为只要努力必得成就。

而一个因着大哥而生的机缘,却使我面临生命中另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那就是我究竟要选择留在香港拼搏呢?还是要只身远渡重洋,转职新加坡?那么重要的一个抉择,其实我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去考虑。我极其简单粗糙地把收入放在第一位,新职薪酬翻了倍,那正是要改善家境,使母亲和弟妹能过得稍为舒松些所需要的,大哥是我追随的榜样。当然,新职位更能学以致用,也是一个原因。而12岁就已离家住外,早养成了适应环境独立的个性,虽然与至亲和旧友惜别依依难免,我还是潇洒地飞来了新加坡。

想不到那一落地,就生了根。不觉间已在这里生活近48年了。

从风华正茂到发白齿摇,其间不乏需要做出重大选择和跨越的路口与障碍。而择偶成家当然是其中的大事了,但在我们那个年代,男女关系保守,感情也比较专一,我有幸得有美满姻缘,便总觉得佳偶是天成,而并非是选择得来的。

我和妻子由两情相悦而琴瑟和鸣而宜家宜室,自然地相知相惜相扶相容。结缡46载了,感情在两颗心的相惜相容下,随着岁月的打磨和冲刷而弥新且深,全然无关乎色相。

刘谛

刘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