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杜牧,做好官
又是风流才子

在杜牧住扬州那些年,妓女人数过万,当中貌美又有才智的名妓不下数百。才活了50年的杜牧,在扬州就过了不止10年的风流岁月。

唐诗名家当中,文才好,长相俊秀又有钱的,是晚唐的杜牧。

他祖父杜祐,是德宗、顺宗、宪宗三朝的宰相,他高中进士之后,又是当时权臣牛僧孺的身边红人。

由于当时唐国边界战事不息,朝中又正置权臣牛僧孺和宰相李德裕两派恶斗,国家正处于衰败退势。杜牧有牛僧孺作后台,他仕途顺利。不过,处于不安的时代,只能忧国,无法力挽狂潮,只好寄情酒色,从异性交游中寻欢取乐。

杜牧,他自愿做个中级官员,长住江南,避开京城长安的权与利的恶斗。

他留下的诗作,有两类。

一是与女人缠绵,在青楼结交妓女朋友的风流作品。

一是他借江南的浮华叹息唐大帝国的衰退诗作。

妓寨的日子

读唐诗,一定不缺的,是“十年一觉杨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这两句诗,正是杜牧他33岁时在扬州任官与青楼妓女相交写出的名句。

杜牧的定义中,长江北岸的扬州也是江南,就如杜甫他把湖南洞庭湖也视为江南一样,是广义的江南。

晚唐时代,洛阳的经济地位已经被更南方的扬州取代。由于扬州是大运河的中心大都会,不受战祸损害,也远离长安都城的“牛—李党争”,成为唐大帝国的财政与粮物资源中心,一片繁华盛况,市内的青楼妓院数百家,在杜牧住扬州那些年,妓女人数过万,当中貌美又有才智的名妓不下数百。才活了50年的杜牧,在扬州就过了不止10年的风流岁月。

那时代,高官文士与才华妓女打交道有超友谊关系,是社会接受的事,甚至是受人羡慕的文士风流。

杜牧,他公务上头脑清醒,从未误事,一旦投入温柔,则醉生梦死,是杜牧的特点。

看到国之将亡

杜牧最为后世传咏的是他的〈夜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

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

他在南京的秦淮河船上过宿,酒家传来酒客与游女喜乐的歌声。他看到了唐大帝国浮华虚荣的奢侈欲乐,其实正是一个朝代颓废与衰亡的最后时刻。

朝庭的朋党在恶斗,边界战事不停,后方的人却醉生梦死寻欢作乐,他以南朝最后的君王陈后主的亡国为例,在大敌当前又是国难当头时刻,还与女人作乐,共唱当时流行的歌曲玉树后庭花,最后被隋军活擒处死,来叹息唐国的末朝状况。

~唐诗风情“江南”(2)

游枝(半个世纪不停笔的文字工作者,五分二时间在旅途中浪荡的旅人。)

游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