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医志:活在南苏丹

陈健华医生为受伤的执法人员检查。(Akin Chan)

陈健华医生为受伤的执法人员检查。(Akin Chan)

身边的朋友经常会问:“你们无国界医生的起居饮食是怎样的?”当然这视乎项目性质与地点,但让我试试以这次南苏丹戈格里亚勒的项目为例,谈谈无国界医生在局势较稳定地区项目的衣、食、住、行。

衣:所有衣服都是人手洗的,然而晾晒一天后往往就会沾满沙尘,令人十分气馁。

食:我们常吃的有非洲人爱吃的粉团,也有米饭及肉类,但鲜果蔬菜则属奢侈品。食物卫生有待改善,但我们只能以“眼不见为净”的心态欣然面对,所以来到这个项目的救援人员,都必须经历一段腹泻的日子,绝无例外!

住:我们所住的小屋Tukul,白天气温高至无人能在其中逗留,风沙暴雨后则会布满沙尘雨水。

行:我的工作之一是到附近一所本地医院作手术示范,可是沿途满布沙尘,路途又无比崎岖。下车时,大家的脸上、身上,除了是油脂,就只有沙尘。

在南苏丹,救援人员都居住在这些小屋Tukul之中,白天气温甚高,在风沙或暴雨后则满布灰尘和雨水。

在南苏丹,救援人员都居住在这些小屋Tukul之中,白天气温甚高,在风沙或暴雨后则满布灰尘和雨水。

最令人难受的,大概要数我们的“洗手间”。其实这只是一个茅厕,如厕时记得绝对不要往下望,因为下面正住着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茁壮的蟑螂!

手榴弹爆炸事件

虽说这次项目所在地区的局势相对稳定,但我却经历了历来最近距离的手榴弹爆炸及开枪事件。

在一个看似十分平静的周六,医院外不远处突然传来枪声和爆炸声,我二话不说请大家到安全地方暂避,然后便跟麻醉科医生到急症室预备。不消15分钟,救护车随即送来第一位伤者。

陈健华医生(图右)在南苏丹的戈格里亚勒参与救援工作,为期一个半月。(Akin Chan)

陈健华医生(图右)在南苏丹的戈格里亚勒参与救援工作,为期一个半月。(Akin Chan)

欠缺X光仪器

伤者除了后左胸有一个一厘米左右的伤口、临床上出现左气胸及血胸的情况外,其他一切正常。原来他是一名执法人员,当时正与同袍前往捉拿一名犯人,地点离我们医院不足500米。由于犯人拒捕更投掷手榴弹,他走避不及,背部被手榴弹碎片所伤。

一般而言,病人受刺穿式外物所伤,必须接受X光检查,以评估可能受伤的器官,但这里并无X光仪器,一切只能靠临床经验。由于他的各项维生指数均属稳定,故此我只替他放进胸腔引流小喉,让气胸及血胸流出。过了几天,他的情况也维持稳定,我为他拔除引流,他也康复出院了。

祈盼提升水平

在南苏丹,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社会治安,都远远及不上发达国家。我们这些海外救援人员,尚有离队归家的一天。然而,当地人的生活究竟要何时才能真正得到改善呢?但愿于不久的将来,因生活及医疗水平提升,无国界医生能永远撤出南苏丹。这也是我们在世界各地每一个项目的终极愿望。

 

陈健华(无国界医生香港外科医生)

陈健华(无国界医生香港外科医生) 图:无国界医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