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相信美丽的谎言

是的,我们为了要有一个和谐的社会,所以我们只可以说不触及任何敏感课题的话。为了和谐、为了社会的安宁,我们只能够沉默著,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我们的沈默可以不带来伤害,但是我们内心确实如此的脆弱,不管是过去还是当下我们只要触及敏感的课题,我们都有一颗玻璃心。

真话难听都不说

当外国朋友问我,你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是抢劫案?我说:是啊,为了一台手机而打架。外国朋友说怎么可能?我说,是啊,我国家的人收入不高,所以贫困的人,就只好为了一支手机而打架。可是,这种打架的事情如果单纯的就是打了一架,那就真的是小事。

众人皆说,“我们不希望造成社会的不和谐”,“我们独立快60年了,我们都是同胞”,“我们不要种族主义”,其实,试问这些话是要说给谁听,难道不去面对,问题就会不存在?

从小老师循循善诱的教导我们要做诚实的孩子,那么才能成为国家未来的栋梁,诚实的孩子做不了,栋梁也成不了。

因为我们都不敢面对现实的残酷,我们都不敢打开天窗说亮话,真话是最难听了,大家都不说真话。

我们都变成了不是老师眼中的诚实孩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害怕一直被不愉快的记忆提醒,难道我们需要的是美丽的谎言,让我们可以有活下去的勇气?

最终,我们卑微、脆弱得经不起考验,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陷入痛苦的记忆中,我们心中都蒙上一道阴影。若真的有心解破这些问题,最好就是去正视这些问题,而不是一直活在虚假意识中。

李慧易(自由撰稿人)

李慧易(自由撰稿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