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犹如青春痘

中英谈判,港英政府的首席翻译官郑仰平,九十年代初应聘到台湾教书。当时台湾股市“形势一片大好”,指数每天上升,股民每天赚钱,许多有正当职业的人纷纷辞职全情炒股。

郑氏写了一篇短文,说台湾股民正在翻版1972年的香港股民。恒生指数日日涨,看起来就将永无止境地涨下去。结果呢,时日一到,股市崩盘,恒指从一千七百多点暴跌到三百点。

70年代的股灾,大马股民也是初尝股灾痛苦。最经典是华侨银行从五十多元,暴跌到五元。华侨银行是好股,若守个十年二十年,股息红股等等,也还是可以连本带利收回来,至于垃圾股,像90年代的二板,只因谣传是巫统的大人物有股,或被金手指点中,价值几令吉,也可以炒到百多令吉。

经历股灾仍不成熟

敦达因一句股价已经太高了,已把手头上的股票全卖了,大马70年代的老股民和新雀,又再成了哀鸿。大马股民要成熟,好像是要再经历97金融风暴,综指跌到两百多点之后。而今港台新马的股民,在历尽波劫过后,应已过了青春期,成熟稳重了。

郑仰平老来,和他相恋二十多年的耿燕把他接到北京。他也目睹中国股市青春期的疯狂躁动。去年他走了,所以没机会看到规模远非港台两个小巫的股市所能比拟的中国股市,翻腾起来,短短八个月指数翻倍,以及随之而来的股灾,遍地的哀鸿。郑老出生在北伐前一年,一辈子能看尽两岸三地的大股灾,总好过看频乃的内战和抗日战争的人祸。

没经历那么几次的大股灾,股民是不会成熟。经历过股灾,就像满脸的青春痘,发完了,也就成长成熟了。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