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局纷扰 理性迎佳节

最近获知,我在本专栏变得尖锐、凶悍起来。这令我有点惊奇;我认为自己向来都是尖锐凶悍的。不过,我假定读者注意到,这些日子里我的专栏的语调上升了,因此发出这样的议论。

这令人惊奇吗?对于这些日子里,我国每天正在经历的没完没了的“戏剧”,我肯定不是唯一感到绝望的人。如果戏结束时,人人都高兴地回家,那将是另一回事。不过,这里,我们似乎是在一道有油脂的斜坡,从恶劣滑向糟透,没有制动器制止。

我不谈论“高层”的事件,因为到处已有充分的报道。对于那个所谓的“吹哨者”和“泄漏者”,我只要说感谢上天,不管他们是谁,因为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将仍然一无所知,不知道我们的整块地毯已从我们脚下被拉起来。毕竟有一些人具有良知,不能再容忍公然蔑视我们人民。

别只是抱怨

最近,我跟一些年轻人谈话,他们要在人们中散播“积极病毒”,因为四周太多消极的东西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跟这些年轻人会面真好,他们还没压倦、幻灭,有精力要改变事物。他们是对的;周围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加上没有建设性的冷漠。我们没有止境地抱怨,不过忘了仅仅抱怨是没用的,只有令别人也抱怨。

确实,老是对某种东西或者别的事情发牢骚,肯定是马来西亚人生活的一部分,最近还加上了卑劣的语调。

毫无疑问,这些日子来可抱怨的事情很多,不过与此同时,很多马来西亚人,尤其是普通百姓,做着很多事情来改变我们的社会图景,使它比较开放和包容,在多元种族、文化与宗教的混合社会,建立和平,缔造和谐。其中一些努力也许是一次性的,一些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取得成果,一些也许全没作用。不过,比即时的成果更加重要的是,通过一项活动、共同的兴趣或者任何其他把人们汇聚在一起的事情,朝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彼此互动的过程。

我们比政府快

多年来,我见到普通人挺身而出互相帮助,显示马来西亚公民比他们的失败的、无作为的领袖好得太多。我们团结起来帮助吉兰丹受水灾影响的人,我们提供食物给无家可归的人,我们曾要求对漂流在印度洋的船民给予人道的回应。总是比我们的政府快一两步。

然而,我看到人们基于不明朗的目的,以不良的、卑劣的态度对待这些努力。如果人们在做好事,为什么打击他们呢?那些愿意卷起衣袖帮助别人的人,做了什么事情可能影响那些什么都不做的人呢?也许除了令他们为自己的无动于衷觉得有点羞耻?

贬低别人所做的

对一切愤世嫉俗的态度是否太糟了,以致我们甚至分不清诚恳的与非诚恳的行动?或者只是我们沉溺于把别人所做的一切贬低为只是渴求宣传?

我不完全指责我们的愤世嫉俗者。我们毕竟要看我们的领袖立下良好行为的范例。当他们完全达不到我们的期望,当我们的人民也这样做的时候,我们怎能抱怨?当我们的领袖没表现出比较高的知识水平时,我们怎能斥责任何人把毛鼻袋熊和猪混为一谈呢?我们如何能制止那些传播没有根据的种族骚乱谣言,当我们的一些领袖常常快速做同样的事?当我们的领袖对这些问题不发一言,谁能对理智战胜一切感到乐观呢?

如今,我们都在寻找积极的启发,不过,太难找到了。我们的领袖太懒惰,甚至当人们行事太过分时,不提醒我们在斋戒月需要自我抑制,也什么都不说。在他们缺席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激励自己。

也许我们需要这个假期周末来找一些灵感。也许如果我们暂时不看新闻,聚焦在家庭和庆祝的快乐,我们可以找回我们的理性中心。

至此,我要祝贺大家“开斋节快乐”,宽恕我的过失。祈望回历10月降临会终结目前的疯狂状态,反之带来新的亮光和新的希望。

但愿如此。

葆丛译

 

玛丽娜马哈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