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和声:5年前错失改革良机
种族经济悬殊成绊脚石

“希腊先之经济危机,大马的未来?”时事讲座主讲人透过希腊危机与大家分析大马局势;左起是孙和声、曾慧玲、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哈菲兹和林嘉翰。

“希腊先之经济危机,大马的未来?”时事讲座主讲人透过希腊危机与大家分析大马局势;左起是孙和声、曾慧玲、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哈菲兹和林嘉翰。

(吉隆坡15日讯)经济评论家孙和声认为,我国在2010年错失经济改革良机,当时国家经济咨询委员会(NEAC)曾公布的《首阶段马来西亚的新经济模式》报告,提及一些根本问题,但知易行难,我国难以铲除种族之间的经济“悬殊”,无法做到真正的改革。

在《新经济模式》中,其中提及的改革方案就是加强包容性,公平对待各族群,使所有的族群皆能从国家发展中受惠。

就此,他认为,我国政府难以根除种族经济“悬殊”的情况,很难通过改革红利(reform dividend)带动经济增长。

“首阶段的大马新经济模式一出来后,土权组织就公开烧此报告书,从此我国不再提新经济模式,改提经济转型计划,但这只是‘绣花拳头’。”

隆雪华堂妇女组举办的“希腊先之经济危机,大马的未来?”时事讲座,三名经济评论家分别是孙和声、林嘉翰及哈菲兹,发表对大马经济局势的观点。

孙和声说,即使政府提出经济转型计划也仅属于“表面化”,没有触碰实质的东西。

亚洲家债最高国家之一

孙和声说,我国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87%,约9400亿令吉,是全亚洲最高之一,倘若爆发世界经济风暴,我国极高的家庭债务,恐怕会引起一定的恐慌。

他说,由于意识到国内崇高家庭债或存有的危机,国家银行希望我国家庭债务能够下降至75%,以降低风险水平。

“因为整个世界局势不明朗,我们不知道何时会爆发世界经济风暴,包括中国。

“如果发生的话,我国高企的家庭债务将会引起恐慌,届时,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虽然此事发生的可能性不高,但大家并没否定这可能性的存在。

原产品价狂泻 国家盈余收窄

孙和声指出,虽然我国公共财政从1998年起就出现长期赤字,但我国还未出现经常账项的赤字,这与希腊长期在经常账项和外贸上出现双赤字,即将面临破产的情况不同。

“从1998年至2014年,我国经常账都出席盈余,而且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相当高,2014年还可占4.5%比重,约500亿令吉。”

他说,大部分经济学家预测,我国经常账贸易盈余将从明年开始收窄,主因是我国仍然相当依赖原产品石油、天然气和油棕,这些占商品出口24%比重的原产品价格近来狂泻。

若有赤字将现恐慌

他预料,我国经常账盈余或在今年至未来几年收窄,但不会出现赤字,至于接着会否出现赤字,他则难言。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可是美国在油液园和气液园有技术突破,逐渐能够实现能源自足,未来十年之后可能还成为天然气出口国。”

他觉得,倘若该情况果真发生,未来5到6年内,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不大可能会高涨,进而打击到我国经常账项的收入。

“如果经常账项也出现赤字的话,相信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恐慌。”

鼓励举债消费 内需变“内虚”

孙和声披露,自1998年后,都靠消费内需驱动经济增长,政府鼓励民间举债消费,此举短期内虽没问题,可是走了20多年,现在已经走到顶限了,内需已变成“内虚”。

他指,由于我国投资和出口从1998年起就开始锐减,我国政府只能靠内需来刺激国民消费,驱动经济增长。

加上国内庞大的家庭债务,造成我国经济增长很大的结构性限制。

“我国有54%的公共债务,再加上政府保障债务的16%,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加上极高的家庭债务,会发生结构性限制,限制国内未来增长的可能性。”

他说,越来越多政府和家庭收入的百分比用在付息方面,这样大马就没有余钱用在生产投资,表示未来国家成长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低。

他指,目前的财政预算案中,投入国家发展的预算少过20%,这是“恶兆”。

借贷让“钱生钱”非坏事

孙和声指明,现在的经济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债务基础上,以债务来推动经济增长,发达国家就是套用此原理。

询及为何我国债务会如此高筑,他则解说,我国债务也有分好坏区别,大家不能完全评定债务若占国内生产总值很大比例的话,就是件坏事。

“如果你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不超过80%,而你借来的钱是用在生产性投资,其实并不是坏事,因为未来可以带来回酬。”

他举例,新加坡债务比大马高,占国内生产总值103%,但没人会担心新加坡会出问题。

强劲制造业支撑经济

他表示,若国债是用在生产性投资,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00%比例的话,大家无须担心。

另外,哈菲兹表示,大马有自己的货币政策,一旦发生经济危机,我国可以自行调整经济政策,因此不会沦落到希腊的下场。

他说,与希腊有别,大马有强劲的制造业和出口能支撑国家经济增长,也无须实行紧缩政策来拯救国内经济。

他认为,大马国债不会攀升到如希腊般严重。

1MDB短暂影响投资情绪

提及最近马币贬值的课题,孙和声表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风波当然会对马币贬值造成影响,但这只是情绪的问题,不是真正结构性的问题。

他指出,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将我国前景从“负面”,上修至“稳定”就可看出,1MDB不是真正影响我国长期财政问题和经济危机的重要因素,1MDB是政治因素。

“真正影响大马是经济能力的因素,与希腊相似,就是经济竞争力的问题。”

他表示,一个国家真正的经济增长率,企业才是经济的主体,要摆脱贫穷,就要有素质的经济成长,并非举债增长,那只是“打肿脸皮充胖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