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社论:我国应关注提振经济表现

尽管我国政府一直在进行信心喊话,并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达5%以上,不过,随着最近世界经济大环境的巨变,尤其是希腊面对经济危机及中国股市大跌,经济放缓等因素的影响,我国股市及各经济领域的出口也大受打击,表现与去年同期相比,稍微逊色。

我国股市在过去3个星期的交易日可谓动荡不安、起伏不定;外资在过去3周不断抛售,出现严重资金外流现象。上周外资净卖出8亿1170万令吉,是今年以来的第七高水平。外资从我国股市撤资的现象已连续维持了17个交易日;上周三,外资共撤资3亿7400万令吉,写下今年迄今为止第三大的单日外资流出;而今年迄今,外资净流出的总数已达98亿令吉,超越去年全年的69亿令吉。

外资撤资,除了国外因素,令吉大幅度贬值、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IMDB)债务及《华尔街日报》揭露有7亿美元流入首相纳吉户头的这些负面课题都会影响外国投资者的信心。外国投资者一旦对本国经济的负面因素出现信心危机,肯定将资金撤走,甚至可能出现骨牌效应,导致股市大跌。

我们认为,政府高官除了对经济进行信心喊话,倒不如加速1MDB债务及7亿美元流入首相纳吉户头的调查,厘清真相,消除负面因素,重建我国执法及司法制度的公信力,让外资重拾信心,回流市场。

在出口表现方面,在今年的首5个月,其中4个月出现萎缩;出口按年下跌5%;今年5月份的出口按年负增长6.7%。反观去年同期,出口增长13%;今年的表现可谓大为逊色。今年出口萎缩的原因,主要是受全球需求疲弱拖累,再加上原产品价格下跌,进一步加剧了大马出口跌幅。

一些政府高官经常高喊令吉贬值,将会刺激出口表现,对出口有利。这些高官忘了一点,货币贬值,本国产品价格较具竞争力,对出口有利,这是在大环境正常的情况下说的。换句话说,在外国需求稳定的情况下,我国货币贬值确实具有竞争力,可刺激出口销量。不过,当整个大环境出现萎缩,外国对我国的原产品或产品需求减弱的情况下,货币贬值根本不起作用。打个比方,当顾客已没有购买的意愿了,你把价格放到再低,也无法引起顾客的购买欲,就是这个道理。

目前国际原油价格无法大幅度回升,而令吉则跌至16年以来的新低,跌破3.80令吉对1美元,这些因素对我国的经济会造成负面影响。我国政府应该积极开拓财源,开发具有潜能的工业,其中包括促进旅游业,吸引更多游客访马,赚取更多外汇。

政府应该积极消除国内的负面因素,稳定社会,缔造种族和谐的气氛,唯有这样,才有可能促进我国的经济,让我国的经济领域从负面的泥沼中脱困。否则,在大环境负面因素的冲击下,外需疲弱,内需不振,出口萎缩,进口成本大增,在这个情况下,我国的今年的经济增长肯定乏善可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