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桌面:大啖榴梿

一位榴梿园主警戒我们,天下只有百万富翁买榴梿园,没有卖榴梿会成为百万富翁的。

学生的父母付托女儿的音乐老师陈老师送我一纸箱的榴梿,都是他们自家培育种植的品种,品质很好,让人齿颊留香。自从在独中服务,即常有学生在佳节期间或者水果丰收的季节馈赠鲜鱼或者水果,让人铭感五中。

今年的榴梿季节从6月开始就陆续丰收。早在5月初,我在浮罗山背购买两个红虾,要价50令吉。我对卖水果的说:“我家就在对面,你不好杀我呀!”其实是多余的叫饶,他才不理睬呢。

踏入6月,名种榴梿就开始面世了。不同于往年的D2、D24,或者ganja大麻、叶子楣,近几年多的是红虾、葫芦及黑刺,每公斤20、30令吉,黑刺会比红虾贵一点。扳开来,橙红艳丽,有时候只有4、5颗,平均一颗7、8令吉,价钱不俗。

常有新品种

山上的榴梿每隔几年就有新品种面世,是山上的榴梿农夫埋头培育而成。他们没有政府、学府的资助,就凭借个人的努力,研发出目前我们趋之若鹜的上等榴梿,实在不简单。华人创业,就是这样一步一脚印艰苦走来,真是叫人倾佩,也深感心酸。

当我还年轻,吃榴梿的时候,总会幻想拥有一片榴梿园,当榴梿花开,在树下吸取它的浓郁的香气。当果实掉落,可以款待远地而来的朋友。我甚至和朋友骑摩托到山林观察,最后终于放弃,不做园主,只当食客,因为我还很清醒,农夫的劳累是我们摇笔杆的人所无能负荷的。榴梿价格好,一位榴梿园主却警戒我们,天下只有百万富翁买榴梿园,没有卖榴梿会成为百万富翁的。仔细想,也许是真的。最近认识一位81岁的老农,还在山林间忙碌,甚至帮忙园主登高用绳子系住榴梿,避免掉落损坏击伤人。这种工作是多么辛苦呀。

欲罢不能

榴梿这种水果,常常考验一个人的自律。它虽然难摆平却具浓馥异香,不吃则已,一啖就欲罢不能。等到醒觉,已经过了肠胃所能承受的极限。此果实和荔枝一样,性燥热,实在不宜多食。苏东坡日啖荔枝300颗,甘愿做岭南人。吃了榴梿,他肯定会愿意留下来当马来西亚人。

不过,苏东坡真的自甘寂寞成为岭南人吗?我想他只是说说而已。你看他在《荔枝叹》写道:“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对社稷苍生的关怀之情流露无遗,岂是一位归隐田园的词人呢?

在我们这个时代,虽然离开苏东坡也有1000年左右,但是历史一直在重复人类的贪婪与愚蠢。唐朝有尤物,华清池洗澡完毕,君王迷恋不能克己。真奇怪,尤物代代有,唯独胖妇最迷人。不信?且向我国的贵妇人群中寻找吧。

小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