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终让步· 以色列斥投降
伊朗核谈达历史性协议

German Foreign Minister Frank-Walter Steinmeier, US Secretary of State John Kerry, US Secretary of Energy Ernest Moniz, French Foreign Minister Laurent Fabius, the High Representative of the European Union for Foreign Affairs and Security Policy Federica Mogherini and British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Affairs Philip Hammond (L-R) meet at the Palais Coburg, the venue for nuclear talks in Vienna, Austria July 14, 2015. Iran has accepted a so-called "snapback" plan that will restore sanctions in 65 days if it violates a deal agreed with six world powers to curb the country's nuclear programme, diplomats told Reuters on Tuesday. REUTERS/Joe Klamar/Pool

伊朗与六国代表星期二在维也纳的科堡酒店内举行的会议上就核问题达成历史性的协议。

(维也纳14日讯)伊朗与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和德国)星期二终于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会议上,达成历史性协议,这将为伊朗免去部分的制裁措施,以换取德黑兰同意遏制核计划。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政府最后一刻在铀浓缩、解除制裁以及检查方面的让步或许是促成伊朗核协议的关键。

伊朗与六国这次的会议已展开两个星期,目的是要化解各方对伊朗进行核计划意见分歧僵持不下12年寻求突破。

在此项协议下,伊朗将遏制其核项目计划,以换取六国对其经济制裁的放松。西方国家对伊朗的制裁已经严重伤害伊朗经济。

外交官员称,伊朗已经接受一项“快速恢复”制裁的方案,如果该国违反与六大国家达成的核协议,制裁将在65天内恢复。

此前报道指出,调停六国与伊朗已就伊朗核计划协议达成共识。伊朗同意15年内将铀浓缩浓度限制在不超过3.67%。

若违约65天内恢复制裁

有关伊朗的新决议案将在谈判结束后立即递交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根据外媒获得的伊核协议草案,该协议将于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批准90天后生效。

如国际原子能机构证实伊朗执行所有商定步骤,欧盟将同时解除对伊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另一方面,联合国的武器禁运将保留5年,对该国的弹道导弹制裁将保留8年。

联合国安理会2007年通过第1747号决议,规定伊朗不能直接或间接从其境内或由其公民,通过悬挂其国旗的船只或飞机,出售抑或转让任何武

以色列副外长哈托威利星期二指责西方国家向伊朗“投降”。

哈托威利在推特上写道:“该协议是西方向以伊朗为首的邪恶轴心的历史性投降。以色列将采取一切手段试图阻止该协议正式签署。”

伊朗核谈大事记

20世纪50年代:伊朗开始核能源开发活动,当时曾得到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

1980年:美国同伊朗断交,并正式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自此美国开始干涉伊朗核活动。

2002年8月:伊朗被指秘密建造纳坦兹铀浓缩设施和阿拉克重水反应堆,引发国际关注。

2003年2月:时任伊朗总统哈塔米承认确实存在纳坦兹核设施,但只是用于核电站所需的低丰度浓缩铀。

2003年9月:国际原子能机构随后首次通过决议,要求伊朗尽快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终止提炼浓缩铀试验。

2003年12月:在代表欧盟的法德英三国的斡旋下,伊朗正式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

2005年6月:支持推动核项目的内贾德当选伊朗总统。同年8月,伊朗恢复铀浓缩活动。英法德中止谈判,伊核问题再度升温。

2006年1月3日:伊朗宣布已恢复中止两年多的核燃料研究工作,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

2006年1月中旬:美、俄、中、英、法即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会国决定,由国际原子能机构把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安理会随后通过主席声明,要求伊朗在30天内中止一切核活动。

2006年12月:由于伊朗拒绝停止铀浓缩活动,安理会通过第1737号决议,首次对伊朗实施制裁。截至2010年,安理会共通过6份伊朗核问题决议,实施4轮制裁。

2008年7月起:六国与伊朗先后举行多轮对话,由于双方在铀浓缩、制裁等核心问题上分歧严重,伊朗核谈判一直未能取得明显进展。

2013年6月:立场温和的鲁哈尼当选伊朗总统,在伊核问题上展现务实和开放态度。同年9月,鲁哈尼首次参加联合国大会,表示伊朗愿意推进伊核问题对话。10月,六国与伊朗在日内瓦举行鲁哈尼政府成立以来首轮对话。

2015年4月2日:伊朗与六国在瑞士洛桑经过连续8天谈判,就伊朗核问题各个焦点达成框架性解决方案。

2015年7月14日:经多轮谈判后,西方和伊朗外交官均表示,在“扫清最后的障碍”后,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已经就历史性的核协议达成一致。

Iranian Foreign Minister Javad Zarif waves from the balcony of Palais Coburg, the venue for nuclear talks, in Vienna, Austria, July 13, 2015. Iran and six world powers appeared close to a deal on Monday to give Tehran sanctions relief in exchange for limits on its nuclear programme, but Iranian officials said talks could run past their latest midnight deadline and success was not guaranteed. REUTERS/Leonhard Foeger

伊朗外长扎里夫星期一在科堡酒店的阳台上向记者招手。(路透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