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儿子 ——吴窙东

“阿仔”来到马来西亚之后,随时拿出手机自拍一番,所以我们都叫他“selfie king”。

“阿仔”来到马来西亚之后,随时拿出手机自拍一番,所以我们都叫他“selfie king”。

从我在1989年生下小女儿后,不断有人建议我收一个干儿子,借以转运或“弥补不足”。这些关心我的人都是与我很亲近的亲戚朋友,他们都因为我有3位千金而替我紧张,开始为我留意或介绍生肖互相符合的孩子,甚至推荐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些好意,我一一婉拒了,一来没有这个必要,二来不想给自己多一份负担。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性格,若真有这样的一天,我定会视他为亲生儿子,不会只是说说就算。我想,缘份一天没到,何必焦急费神?

港式小名更显亲切

去年5月,Tony Oh 吴窙东的出现,打破了这么多年的局面,缘份将他带进我们的家庭里。“上契”仪式在Tony的家长见证下在首尔举行。“阿仔”,我们家上上下下都是这样喊他,这也是他所学的第一句广东话。干妈是香港人嘛,道地的港式小名显得更亲切啊!我才发现韩国人学广东话比较容易上手,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一直保存中国的中古音,而我们现在说的华语其实是由北方汉语受到外族的影响发展而成。

一个充满阳光活力的大孩子,无论去到哪里都很受欢迎。当他去年第一次来马来西亚参加Lion-Parkson Run 义跑时,大家知道他来自韩国,就将他当作是韩星一样看待,现场很多年轻人都要求跟他合照。基金会身为主办机构也乐得有一位“冒牌韩星”替我们搞搞气氛,在台上抽奖颁奖而不收分毫,甚为划算。

在品牌部门工作的小女儿有见及此,灵机一动,向上司建议邀请Tony加盟,以应付日益繁重与几家韩国品牌公司合作的项目。Tony正好打算转换一下工作环境,也可以趁机学习中文,所以一口答应来马工作。

这里是Tony老家庆州的后院,是根据他寄来的照片所画的。

这里是Tony老家庆州的后院,是根据他寄来的照片所画的。

接办韩星活动

7月4日韩国男士服装品牌The Class 正式进军马来西亚市场,Tony在我们公司第一个任务就是接待这品牌的代言人——韩国超人气乐团CNBlue。小女儿与他兄妹俩首度合作,整个团队负责统筹整个宣传活动。从面子书推广,安排签名会流程,机场贵宾室接待以及酒店住宿都是在一个月以前开始策划。活动前一星期更是日以继夜地作更细节的安排。从没有经验到掌握胜算,兄妹组合好像经过特种部队训练一样,办事效率令人刮目相看。我还开玩笑说他们可以成立一家公关公司,专门接办韩星来马的活动,将来更可以托展跨国业务……

我这样说可能言之过早,甚至有点像做白日梦,不切实际。但是,他们都是年轻人,本来就应该有梦想。让我来学学韩国人说一声:“fighting!” ,这是加油的意思啊!

潘斯里陈秋霞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