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民没水用‧还卖水给他州
村民不满断水逾年未解

150715E02_C1172-4

村委叶天发(站者)告诉阿兹里(坐者左三),身为村委,自己也面对断水的困扰,却无法协助解决,让他感到羞耻。

(劳勿14日讯)村里有河,村民却常年面对毫无预警的断水问题,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当面炮轰水务公司管理层。

双溪吉流及双溪查力两个新村近千户村民面对水供问题逾1年,过去许多家庭几乎都活在滴水不来的困扰中;有者则在半夜才有微弱的水供,三更半夜起身装水,为生活带来很大困扰。

今天下午,以赖伟平为首的双溪吉流村委会,要求劳勿水务公司管理层以及彭古鲁,亲自与村民对话;而村民发问环节中,忍不住炮轰对方,要知道到底几时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被迫过“原始生活”

村民也不满水务公司常以各种理由,包括指河流受污染或是水泵故障等。

村民诉苦,没有水供的日子,他们被迫回到“原始生活”,包括必须等雨天盛水、到亲友家借水,甚至引山水到家里。

也有村民半夜起身装水,确保家庭生活起居不受影响。

村民说,新村里有河流,但却常期面对断水的困扰,非常讽刺。

村民甚至质疑州政府和水务公司在解决问题上的诚意,因为该村以及县内其他地区都频频面对断水问题,彭政府却在另一厢要卖水给其他州属,让人感到莫明其妙。

双溪查力村长甘亚全也在会上说,该村出现非常奇怪的现象,即耗资数以百万令吉的水槽,在竣工后不曾运作;此外,村内位于高区的住宅区有水供应,地势较底的民宅,则面对断水之苦。

“身为村长,我自己也面对断水之苦。”

甘亚全说,村民纷纷自掏腰包衔接喉管,引透山水到家里;有者则是提桶到河边盛水,苦不堪言。

村委直呼“无地自容”

“身为村长,我自己也面对断水之苦。”

甘亚全说,村民纷纷自掏腰包衔接喉管,引透山水到家里;有者则是提桶到河边盛水,苦不堪言。

双溪吉流村委叶天发直呼,身为村委,在断水问题上他是一名“受害者”,也无法替村民解决相关问题,让他感到很羞耻。

他说,目前有如回到原始生活方式,每天必须盛水才能洗刷,而不是直接取用自来水。

赖伟平:村民要摆脱断水梦魇

双溪吉流村长赖伟平说,村民要的是摆脱断水的梦魇,希望当局有效处理。

他说,每当村民面对断水的困扰时,就会向村委会反映,但是问题缠绕多年,仍旧无法解决。

“因此,今天邀请水务公司管理层直接与村民对话,希望让当局聆听村民的心声。”

李文源:未见解决问题诚意

村民李文源说,新村的屋业日益增加,但是水务公司并没有改善输水系统,导致村民长年陷入水供困扰。

他说,村民已经面对缺水,但未见州政府和水务公司有解决的诚意,更堪的是,州政府在村民面对断水之际,还要售水予外州。

“村里的屋子日益增加,但是输水系统却未曾改善过。”

阿兹里:收集资料勘察问题

水务公司劳勿分局经理阿兹里说,当局将会收集村民的资料,包括断水黑区的明确地区,以便勘察问题所在之处。

他说,提升水供工程计划已提呈好一段日子,迄今尚未被批核。

他表示解决问题需要按部就班,不能仓促办到,希望村民体谅。

“我们所检查断水地区的喉管,确保可以如常运作。”

刘女士:深夜起床装水

村民刘女士说,本身在双溪吉流新村生活了数十年,如今却不时要面对水供的困扰,让她非常厌倦。

无止境的断水,也让亲朋戚友好都无法在她家留宿,让她非常无奈。

“我们的新村有河流,可是却因为面对水供需求量激增而常年出现断水或是水压偏低的问题。”

刘女士说,许多时候有人说过夜才有水供,因此也被迫深夜起床装水。

150715E02_C1174-4

村委会安排村民直接与水务公司管理层对话,但出席的村民却不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