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缅甸改变无可逆转

我对缅甸的最早记忆,是在我国默迪卡杯(曾是亚洲顶级赛事)扬威的缅甸足球队,以及联合国首名亚裔秘书长宇丹。

缅甸是4届冠军,宇丹1961至71年在任,甚至拒绝第3任期。他1974年逝世,享年65岁。

再后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枝遭软禁近15年,其政治犯的名声在国际家喻户晓。

Jun-Elle的醒觉之旅

1989年,正式称为缅甸联邦共和国,许多英殖民名称改变,前首都仰光Rangoon易名Yangon。

笔者次女Jun-Elle刚完成媒体研究与传播硕士,参与“寻找……”学习小组在仰光住了11天。自2004年起,莫纳什大学大马分校人文与社会科学院的杨成源(音译)博士每年组织拜访,促进区域识字率和建立亚洲城市关系网络。

据Jun-Elle所说,她第一个印象是,仰光是个老城,像“邋遢版槟城”。街上的食物很便宜,一碗面条多、有肉片的汤面,价格3令吉。

他们参观了缅甸神学院,以交流想法,但因英语不流利使然,并不乐于提供观点。或许,他们还需适应刚开放的环境。当地学生不曾有任何正式的交换访问。

他们遇见88世代学生组织(88GSG)、世代浪潮,和全国民主联盟(NLD)政客。

88世代:学生领导的抗议,反对尼温军人统治。

1988年8月8日大罢工,结果是8888起义。

2005年,88世代正式组织,至今是许多群众示威的前线。数名高层领袖遭监禁,有人高达65年,各自罪名如“非法使用电子媒体”和“成立非法组织”。

世代浪潮:2007年成立,是个亲民主青年运动。最广为流传的活动是车防撞杠贴纸“换新政府”。数百成员在《非法组织法》下遭监禁。

全民盟:总秘书昂山素枝。

2012年,该党在补选的45席中嬴了44席。全民盟不信军方会放松紧密控制,阻止昂山素枝(孩子持外国护照)参选总统的宪法也不会改变。

3个反对派都对既定的“最自由”大选没有特别乐观。

Jun-Elle补充,她在街道上感觉相当安全,虽然居住期间只看见4名警察。不幸的是,这些“仰光最佳”的人邋遢地倚靠在巡逻车上,制服没有上纽扣。她习惯了“学生”年龄30岁以上,因多年监禁或匿藏而耽误学业。

图书馆不是公共场所。学生不能参观浏览。借书要先获批准,才指定索取。国家决定社会允许学习的知识。那不令人想起我国某些顽固分子的主张吗!

他们没见过摩托车,并被告知该交通工具因太吵闹已被禁止。

缅甸回归人民

2011年,前将军、参军42年的登盛以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主席身分当选总统。

2010年大选,巩发党主宰国会两院,遭全民盟抵制。

上任后,像官僚多于士兵的登盛进行政治改革,令许多人意外。

2010年,昂山素枝软禁解除。

2011年起,后续有一系列改革倡议:互联网自由化、总统大赦数千政治犯和僧侣获释、和平示威合法化、全民盟政党资格获批准、超过2000活跃人士出入境黑名单撤销,等等。他在数个场合与昂山素枝一起露面。

“我们不是因为我要改革而改革。我们只是回应人民对改革的需求。”他也明言,军方会一直扮演关键角色。宪法保证他们在国会两院各占25%席位。缅甸式的民主,仍是幸事。

2015年11月8日已定为大选。

当缅甸准备好拥抱缅甸式民主时,《纽约时报》国际版一篇文章提出缅甸在近半世纪隔离(期间拥有未授权传真机的罪行可判处监禁)后如何适应的课题。

民主仍是外来和抽象的观念。有了资讯科技,隐私法已很普遍,其中含有大问题:“隐私”没有准确的翻译!他们在公共场所生活和睡觉,“私人想法”是冒险的。

特务或军方情报人员上门的威胁一直存在,自由意味着半夜没有人敲门。一名前英国驻缅甸大使认为,因落后50年,无论说任何语言,每次有30%至50%内容会在翻译中失去。

附笔

1948年,缅甸从英国独立时是民主国家;1962年政变后,成了军方独裁政权。
2011年,独裁政权正式结束(至少根据官方说法)。

缅甸面积67万6578平方公里,人口5100万。
它是典型的人为“瘫痪国”。
2012年,登盛在联合国大会承诺缅甸正在进行“不可逆转的改变”。祝福它吧。

李耀明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