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流域的发展前景(2)——泰国带动邻国经济增长

泰国的发展起步比同属湄公河流域的越南、寮国、柬埔寨、缅甸早有政治环境的因素。

越、寮、柬三国经历共产武装势力与旧政府的长年内战,失去教育、经济与民生建设的正常发展。大量人力又在政治仇恨及战火中消耗掉。

到战争结束,共产主义者善于战争,却不懂建设,更视经济增长为坏的资本主义罪恶。直到越南自行醒悟,开始致力经济建设,已经是上世纪的90年代初。经济民生的起步,比邻近泰国迟了20多年。

寮国与柬埔寨,又比越南更迟着手经建。

缅甸自上世纪60年代初落入军界操控,走共产主义形色的一极专制。

40多年间自行锁国,经济近乎停顿,只有跟中国及俄罗斯来往,与大世界断绝交流。

缅甸在近几年才投入国际社会,经济的步伐,在湄公河流域五国甚至是东盟区域内,是最迟起步的一国。

互补与分享

政治与战乱,造成泰、越、寮、柬、缅5个湄公河流域国家民生与经济的差异,这种经济发展的先后,反而成为今后5国发展的一项互享的有利条件。

泰国始终未受当年共产势力南侵的太大影响,虽然接近战乱地带,曾经有过可能被战火祸及的危险。不过,人命财物的折损相对于越、寮、柬、缅4国,泰国未受挫伤。

自战乱期间,泰国有充裕时间发展经济,又得到国际间的信任与支持,是抢先做好民生与经济建设的有利条件。

泰国已经成功进入中进国阶段,国民所得是越南的三倍,更是缅甸的五倍多。湄公河流域的发展,成为泰国再向前发展的一个新起步。

泰国的出路,是走出人力生产的境界,转向高附加价值的经济目标,才能避开停留在中产国困境而继续提升泰国经济状况。

产业分工化

泰国已经不适宜再停留在人力劳动的制造业时代,出路是经济构造的转型。今后得积极致力知识集约型产业的发展及更高技术与专业化,成为能源、电子、观光、贸易、医疗的高层次国家。

泰国的制造业,正好移向越南、寮国、柬埔寨和缅甸。

4个湄公河流域国的经济状况较泰国在消费力上差得多,不过,劳力资源充足,薪金比泰国省将近一倍,对劳力型产业来说,成本可以符合投资者的计算,为泰国解除了人力成本的困境,又因地理上的便利,移往越、寮、柬、缅的劳力型产业不只可以生存,成品更方便运回泰国支援高附加价值的泰国产业。

越、寮、柬、缅4国,可借泰国的产业移入,造就职业、基础产业及经济发展。

游枝 国际评论名家

游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