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直觉自己完蛋了……” 《中国报》摄记连中20拳

 

low

眼见同行挨打,陈伟伦(红圈)挺身而出阻止滋事者打人,不幸的他也因而挨拳。

(吉隆坡13日讯)“完蛋了……”

这是《中国报》摄影记者岑家豪遭20多人围殴,被追打跌倒在地,头部和身体至少挨了20拳时,脑海里闪过的念头。

他说,那一刹那,他真的觉得自己会没命。

拍摄没用闪光灯

岑家豪昨晚在刘蝶广场值勤,拍摄人群聚集的画面。随着人群在晚上10时许疏散,他在午夜时与其他同行在附近的嘛嘛档喝茶,突然看到大群人在刘蝶广场大路喧闹,他就上前拍摄,不意就此遭围殴。

他说,自己在拍摄时没有使用闪光灯,但他们就直接冲向自己和《光华日报》摄影记者冯依健,并追打他们,而《星洲日报》的记者陈伟伦当时见状要伸出援手,结果也不幸挨打。

“我当时真的很怕也很无助,我出示记者证也没有用,那批人仍然攻击我,我隐约看到有人尝试推开这些暴徒但不果。

岑家豪说,当警员把他拉出人群后,他立即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150714Bxx_C1015-0

3名中文报新闻从业员在采访时遭围殴受伤,左起《光华日报》摄影记者冯依健,《星洲日报》记者陈伟伦及《中国报》摄影记者岑家豪。

“我工作吧了,为何这样对我?”

岑家豪说,自己的相机、手表和鞋子都损坏,头部因挨打出现晕眩症状,事后已前往医院验伤和报警。

他的头部多处肿伤、左侧脸红肿、双手受伤、左腰和颈部都受伤,需进行脑部扫瞄和X光检查。

回想昨晚情况,依然心有余悸,心情难受。

“我做了7年摄记,首次遭遇围殴,幸好当时有警察在附近,否则我可能已被打至重伤或死了;我被追打时,心中一直想‘我只是工作吧了’,为何要这样对我。”

警方施救也被阻

他说,当时现场附近还有很多警察驻守。

他坦言,媒体工作者以为总警长和大批警察还在现场,一定很安全,没想到暴徒根本不理会警方,即使警察上前施救,也一度被阻挡。

“现在虽已相隔一天,但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重,头部也隐隐作痛,现在只想休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