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话说尽的白垚

150714D06_C516-5

《麻河静立》书法 /彭庆勤书

白垚漂泊一生,形体的、精神的,终于归返仙踪处处闻的绿野。

他这次真的已把要说的好话都说尽了。过去,每次朋友把拙作传给他看,他有点惯性的送来赞扬。我后来就给他回报道:“你好话说尽了没?好话听多了会变成白痴或夜郎!”

其处80高龄,仍孜孜不倦的亲自撰写自传。暂取名《缕云前书》的遗作,尚未出版,共有10章。内容涵盖文艺、戏剧、歌谣等。其第9章〈绿色的蔷薇〉乃以散文、小说、第三人称的三合一的传记题材写成。这类题材与技巧,既意识流、又存在主义,教授文学理论的,恐怕也得翻翻文学百科全书。

若读者阅后感到像张冠李戴,或雾里看花,或镜花水月,那你不妨先阅读佐治‧欧威尔的《百兽图》,作者还能训练该些飞禽猛兽齐坐开谈:鹦哥讲外语、老虎讲屁话、狮子讲鸟话,不一而足。要人讲鬼话有什么不得了?

心系人才培养

白垚洞烛先机,知道你阅后会感到似曾相识(déjàvu),有点错乱,故在开场白时便交代好了:“我写的是fiction,你认真,是你的想象”,因为真实事件比起臆想,更令人摸不着头脑,其怪异程度更令人叹为观止。

白垚身离大马,仍心系马华文学的发展与人才的培育。前年个人主持“杨源基基金”时,他责无旁贷的应邀成为义务咨询委员。其中有件黑箱作业:那是选送大马年轻文学作者到海外就读大学、高等学位、或暑期进修。我个人观摩两位人选,另一位则和他共同评估。

其他委员(略),因碍于他们的人脉关系,提议后之发展,皆不知情。以下是我给他写的一封信:

牛哥:兹有一事请益。

不知燕纷飞学历若何,从您那里得知她是个写作天才。若她从未进过大专院校,基金愿意尽点绵力,资助她第一年的大专开销。之后继续,或退学,全由她自己决定。既以华文写作,(中国)大陆、台湾院校都可选择。

当然不进过学院也可以写出好文章……窃以为……大专教育,昔日已非今比,有天分的作家,岂能完全逃避学界的行为与思想?

看过黄锦树的评论及跟进的意见,觉得似乎有3位可试探。

3位我都没见过。牛哥德高望重,牵一把吧。

白垚回复的其中一封信,节录如下:

我提议(两位)……,他们或能在基金会的其他工作帮你,如你说的:文采的学生文艺活动,小镇文友聚会。他们两人都有intellectual activist的特质和气度。(有一位)近有一次(惊花一瞥)照片、诗文展览,颇类当年我的文艺专题,但却是动的,在不同的乡镇分别举行。转上一则……消息,另邮传给你,供你参阅。星洲文艺的……他们很熟悉。牛哥。

他这次真的已把要说的好话都说尽了。但他知道,他不须我对他说好话:无言胜有言。

 

刘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