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业一天少7千收入 顾客怕登门‧商家惧开店

¼ªÂ¡ÆÂÁõµû¹ã³¡±¬·¢Å¹¶·¸ú½ø

不少业者担心骚动会再度发生, 不敢打开铁闸营业。

(吉隆坡13日讯)刘蝶广场假日人潮多,偷窃事件偶有听闻,惟今次偷窃风波突然闹大,业者生意深受影响,更担心风波持续,进一步冲击业绩,因此促警方尽速解决问题。

在该广场接二连三发生骚乱事件后,别说不少业者今天不敢开门做生意,就连民众也减少前往,令业者们无不唉声叹气,感叹为何事件演变成如此境地。

据知,骚乱事件从前天晚上(周六)因手机偷窃事爆发时,业者生意便受到影响,加上昨晚再有200人群围广场,造成人心惶惶,业者皆担心生意需要过一段时日才会恢复。

走道摊位无处可躲

《南洋商报》记者今早10时抵达该广场时,不但发现有许多业者不敢开店做生意,更有人四处劝告业者,暂勿开店做生意,甚至有的业者吩咐员工把贵重商品收好。

一些如常开店业者在发现同行都不敢开门后,又静悄悄把铁闸放下,使广场内显得冷清;尤其是围绕走道的个别摊位是开放式空间,业者担心再发生骚动时,无处可躲,今日大多数没营业。

开店后又再关店

不过,有不少业者推迟至上午11时许才开店,但听闻有人下午会来闹事后,又纷纷在中午12时后陆续关店。

业者抱怨此事深深影响生意,尤其是广场租金昂贵,单单是小摊位,每月需一万令吉租金,休业一天,相等于损失至少7000令吉收入,大型店主甚至捐失一万令吉以上。

他们也说,因为骚乱事件,今日到来人潮,明显比以往少,生意肯定受影响。

商家:寻常窃案竟变骚乱

业者认为,偷窃是平常事,对于今次骚动深感不解,更有人怀疑滋事者背后的动机。

他们说,每个广场在人多日子,难免会发生偷窃案,过去曾抓过各族小偷,不明为何今次会变种族风波?

他们也揭露,以往不管是谁进行偷窃,被发现时,店员或业者都会大声喊,彼此间也会帮忙逮小偷,惟费解为何这次事态严重。

受访者都希望警方尽快解决问题,以还公众原有的安宁,让业者们能如常营业。

勿影响旅游业 方贵伦促警方严查

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今早巡视刘蝶广场时,敦促警方严查骚动,以免影响武吉免登区旅游业及影响我国对外形象。

“不少中国朋友今早特拨电向我了解情况,查问社交媒体播放的骚动事件是否严重,我赶紧安抚他们,指这只是一件偷窃案。”

他说,不少来自刘蝶广场业者拨电向他投诉指骚动影响生意,尤其是在市道不景气的时候,更是雪上加霜。

“这只是偷窃案,根本无关马来人或华人事件,我希望警方能对外交待此事。”

郭素沁促网民勿散播谣言

伊党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哈达兰礼促请刘蝶广场业者继续开业。

他今午与民联议员巡视刘蝶广场时,发现有许多业者担心骚动,选择休业一事,大表无法认同,指这只会让滋事者感到行动成功。

此外,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警方增加便衣警察巡视;并促请民众勿通过社交媒体散播不实的种族纠纷谣言。

销售员●黄先生(21岁):老板犹豫是否开店

我昨晚没工作,是通过社交网站得知此事,家人都为此感到担心,叮嘱我工作小心。

大家如今都怕再有不法分子制造骚动。今天上午11时,老板还不肯定是否开业,员工只好在外等待进一步指示。

销售员●伟利(25岁):不因骚乱却步刘蝶

我偶尔会来刘蝶广场逛逛,惟这次的风波不会让我对这里却步。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件单纯的偷窃事件,不该牵扯到种族问题上。我有信心警方会妥善处理风波。

电脑业者●黄英隆(36岁):业者互助杜绝宵小

广场发生偷窃案是很平常的事,尤其是人潮多的时候,最容易混水摸鱼,业者之间常守望相助,不让窃匪有机可乘。

无论是任何族群的人涉及,只要有人大喊偷东西,大家会帮忙捉人,惟这次闹的沸沸扬扬,令人质疑背后是否有隐议程?我在这里工作逾5年,也是首次遇到这样的事。

其实,这里有许多友族工作,各族之间友好。这风波估计会让广场生意受影响,需至少一、两星期恢复。

相机营业员●叶先生(26岁):老板见不妙先打烊

我在此工作两年,有时会听到偷窃事件发生,惟今次冲突不禁令人有感事态严重。

昨晚8时许,有不少滋事者围在广场外,不少顾客对此担忧不已,我们只能劝他们早点回家。老板也基于情况不对,与其他业者一致在晚上8时许就打烊。

 

报道: 潘丽婷 摄影: 黄亮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