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像数码画 “色中有色”

150714D01_C578-0

居住在一个充满色彩的世界,不难发现万物各有其色,天空是蓝色、草地是绿色、彩虹有七色……数不尽的色彩映入你我的眼帘,但有多少人察觉原来“色中有色”?

任何物体在石定霖的眼中,都是先“色”为主。如果你问他:“这是蓝色吗?这是红色吗?”

他可能会回答:“你说的蓝是什么蓝?你说的红是什么红?”

150310bychc6.jpg£ºÊ¯¶¨ÁØ£º»­»­Òª½ø²½×îÖØÒªÊǶàÁ·Ï°£¬´Óÿ´ÎµÄ×÷»­¹ý³ÌÖеÃ×Ų»Í¬µÄÁìÎò¡£

石定霖:画画要进步最重要是多练习,从每次的作画过程中得着不同的领悟。

不原图抄色作画 敢敢来撞色

石定霖的数码画作有一个明显的特色———用色大胆。色彩的奥妙在于搭配得好,一种自然美感表露无疑;搭配得杂乱无章,“凌乱美”不是每个人都会欣赏。

封面刊登的电影《黑魔后:沉睡魔咒‧Maleficent》女主角原是主打黑白调,经由他神来之笔,色调大幅度转变,赋予色彩的黑魔女犹如脱胎换骨般,顿时令人眼前一亮。

“我比较擅长的是人像数码作画,善用色彩和笔触是作品的最大特色。一般上,人像数码作画是按照图片作画,我不喜欢跟着原图‘抄色’,就算原本是一张黑白图,我都会加入不同的色彩,敢敢撞色,撞出自然色调来。”

一种颜色可分为很多‘子色’,如蓝色有分为紫蓝、青蓝、冷蓝、热蓝等等。年仅25岁的石定霖对色彩的敏感度很高;在他眼中,所看到的一道光线不只是一道光,而是光中呈现出的各种颜色。

可以这么说吧,他的大脑在归档颜色时倾向于细腻分析的归结,使他接收到很多其他细微颜色的信号,这或许就是对色彩“敏感”的一种解释,也是上天赐给美术家的一份礼物。

了解和观察

“我小时候对颜色是凭着第一感觉认定,与一般人无异;但随着观察力不断地提升,我对色调的要求愈发讲究,这是在成长过程中对生活的了解和观察所得的自我提升。”

美术家的灵感来源取自生活周遭,敏锐的观察力不可或缺。他认为,后天的努力也有一定的作用。当一个人立志成为一名美术家,其潜意识会无时无刻发出“观察入微”的提醒,进而发展成一种习惯。

爱好变事业

以前,画画是他的爱好;现在,爱好成了他的事业,这不是在亲手摧毁自己的兴趣吗?他不以为然。如今,他活得更充实、更实在,因为他正在做自己爱做的事,同时也更肯定了未来的方向。

中国的美术领域发展蓬勃,他在当地经常参观画廊,甚至可花大半天时间欣赏一幅画,从中获得更深一层的领悟,也找到心的方向。

真正考功夫

“一旦踏进纯美术,可以说一辈子就是画画了,而且较多是传统手作画,如油画、素描等等。尽管我是擅长数码作画,但稳固的基础功依然得靠手作画;要是基础功打不好,数码画也无法画得好。平时在作示范教导时,就是最好练习手作画的机会。”

“说真的,我最喜欢的还是传统手作画,这就是我选择纯美术的最大原因。我觉得手作画才真正考功夫,掌握好基础绘画技巧,其他形式的绘画便不是大问题。可是,个人画风会随着形式不同而改变;或许,我以纯美术风格呈现的作品不再是带‘甜’,大家看了都会喜欢,而是带‘苦’或‘酸’,需要遇到伯乐才能看出画中的涵义。”

热忱与感恩

然而,纯美术家的“出头天”是无可预知的,到底什么时候才有人会欣赏自己的作品?无从得知;不过,他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现在的他至少不用为学费感到担忧,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毫无疑问,石定霖的未来目标是当一名纯美术家,也期待未来有机会举办属于自己的个展。

“只要你对这条路或兴趣有热忱,选择走下去是不会有遗憾的。

一个充满美感的作品在你手中被创造,享受在创作的过程中是不会苦的。总言之,我们必须对所拥有的才能心怀感恩。”

更大的突破

石定霖毕业自The One Academy的插画文凭课程,并获得学院提供的助学金即将在今年9月前往中国中央美术学院修读为期4年的纯美术学士学位课程。

凭着优异的绘画技巧,他一毕业就担任学院的助教和讲师,也曾在中国分院担任约9个月的讲师。起初任教时,他教导的课多数与数码作画有关,因而逐渐对数码作画产生浓厚的兴趣。

他说:“每次在授课前,我一定会先做好功课,针对一些题材进行查考,以确保自己所教导的是正确知识。在做查考和教导的同时,我本身也学会很多东西,借此不断地提升自己。”

从7岁开始上绘画班学画画,他至今不曾离开画笔。不论是以前或现在,他最享受的时光是手拿画笔让思绪挥洒在画纸上的过程,比完成作品更有满足感。眼看一幅作品从0%进展至100%,从构想、铺色调、描绘细节等等的过程中,让他越画越乐。

从第一张作品到最新的作品,石定霖追求每一次的进步,色彩运用、线条勾划、人物神情等等的舒适感和美感,一次比一次有更大的突破。

refinedmarilyn.jpg£ºÊ¯¶¨ÁصÄÈËÏñÊýÂë»­×÷ÓÃÉ«´óµ¨£¬ÏßÌõ¹´»­Ò²ËæÐÔÁ÷³©£¬Õ¹ÏÖÁËÇ¿ÁҵĸöÈË·ç¸ñ¡£

石定霖的人像数码画作用色大胆,线条勾划也随性流畅,展现了强烈的个人风格。

参考或模仿是抄袭吗?

每个美术家心中都有一个大师作为学习的对象。

他欣赏的知名艺术家不止一个,如概念艺术大师克雷格穆林斯(Craig Mullin)、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法国画家印象派代表人物克劳德莫内(Claude Monet)等等,从中参考其作品的色彩运用和人物神情描绘。

有人会质疑,参考或模仿是抄袭吗?关于这个问题,他曾询问不少前辈的意见。“他们告诉我,在目前所处的阶段,参考或模仿是‘可以接受的’;长久下来,属于自己的风格会一点一点地注入画中,毕竟参考的只是一部分,抄袭和取灵感是两回事。”

有时候,即使画作没注名,别人仍然可以认得出是他的作品。尽管还不够资深,但他对于来自各方的赏识感到开心,也是让他继续朝这方向迈进的最大鼓励。

sack1.jpg£ºËûµÄ×÷Æ·¶àÊýÊÇÒÔÈËÏñ»­ÎªÖ÷£¬Áé¸ÐÀ´×ÔÓÚÈËÎïÉñÇé±í´ï¡£

石定霖的作品多数是以人像画为主,灵感来自于人物神情表达。

石定霖数码画作展览

日期:7月16日至31日

时间:早上10时至下午6时

地点:The One Academy Gallery

 

报道: 游燕燕 摄影: 姚春显、 受访者提供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