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的艰难第1篇:活下去的拔河赛

150718D08_C1030-0

【死刑是一种诱惑,有正义感的人,多少都曾经把死刑当成实现正义的方式。——台湾作家张娟芬】

死刑存废问题,一直难有共识,至今全球一百四十多个废除死刑的国家,一路艰辛,间中涉及无数冤案换得的“痛定思痛”。死刑能不能降低罪案或彰显所谓的“公道”,到目前为止依然争议不休。面对死刑与生命,在“血债血偿”与“冤冤相报何时了”之间,社会或许应该抛开根深蒂固的观念,冷静地,理性地,重新思考以杀人为惩罚的终极方式。

死刑是人类的古老信仰,以正义道德之名。直到人道主义崛起,原本被视为理所当然、毫不质疑的“信仰”,开始动摇。

18世纪,意大利学者贝卡利亚年以“尊重每个人的生命权利”的价值观,提出废除死刑,死刑存废开始成为议题。从此往后,争论了两百多年。

20世纪,废除死刑运动如火如荼。联合国于1966年制定的《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公约》则成为废死运动的最大主力。公约第6条文阐明,人命不得任意剥夺,并强调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只能对“严重死刑”的人判死刑。1989年,废死运动更进一步,联合国通过《联合国废除死刑公约》,要求缔约国必须采取一切措施,废除死刑。

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全球有三分之二(约140个)国家在法律上或实务上废除死刑,到今年上半年则增至143个国家,其中有100个国家全面废除死刑,7个国家选择性废死(仅限普通罪行),36个国家延缓执行死刑(10年内不执行处决)。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除了白俄罗斯(Belarus),欧洲所有国家都已全面废除死刑;非洲53个国家当中,仅剩6个国家执行死刑,而调查数据显示这6个国家最后一次执行死刑是2006年;美洲(北、中、南)几乎达到零死刑,只有美国从2003年开始执行死刑。

亚洲是废死运动重点

摊开世界地图,废除死刑的国家以欧洲、非洲及美洲最全面,仅剩的22个保留死刑的国家,主要集中在亚洲区域及中东国家,也因此成为全球废死运动的重点范围。

目前,亚洲区域是全球最多死刑数据的国家。过去10年,只有尼泊尔、不丹、菲律宾、柬埔寨及东帝汶5个国家全面废除死刑,汶莱、寮国、缅甸、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巴布新几内亚、韩国及泰国停止执行死刑。然而,自2015年开始,一些暂停执行死刑的国家却恢复死刑,包括巴基斯坦(超过150宗死刑处决)、新加坡和印尼(14宗死刑处决),其他重新实施死刑的国家包括斯里兰卡和巴布新几内亚。

全球各国的反对死刑联盟对此现象无不感到忧心,更急切呼吁各国政府暂停执行死刑,重新检讨整个司法制度(尤其侦查和审讯程序的种种漏洞和弊端),寻求废除死刑的替代方案,比如终身监禁。

150713D08_1

死刑存废争议

全球废除死刑运动,虽有进展,却难有共识,价值观差异以及局势的变化,都牵动这个议题的论辩和趋势。

当前,恐怖主义横行,极端回教国引起全球公愤,各国社会犯罪率呈上升趋势,而且犯罪手法人神共愤,杀伐之声四起。自古以来主张“杀人偿命”的亚洲社会,更将死刑奉为执行正义、讨还公道的唯一方式。

关于死刑存废争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于2007年委婉强调——我相信生命极为尊高,须受保护和尊重。

台湾作家张妙如问得尖锐——我们要让杀人犯知道用杀来解决事情是错的,但为什么我们也用杀来解决他们?

政治文化评论人张铁志曾提出反思——民主化二十多年,我们太需要重新理解人权、正义与罪恶到底是什么,太需要认真反思“人”的意义。

人们的心里虽有衡量是非善恶的一把尺,却无法保“证明罪行”的侦查过程,是完全正义,能够毫无错误地剥夺一个“坏人”的生命。人们不能忍受“好人”被杀,却想方设法要“坏人”偿命,同样是“杀戮”,却给予不同的理由,不曾思考过其中的矛盾。

【支持死刑】

支持与反对死刑,都有各自的“理直气壮”,而借镜欧洲、非洲与美洲的废死之路,亚洲目前显得力道薄弱,阻碍重重的废死运动,是必然过程。

多数亚洲社会坚持死刑,其中一个原因是从小被灌输“血债血偿”、“杀人填命”的观念,根深蒂固,“难以自拔”。整体而言,即使废死呼声越来越炽热的台湾,也因为犯罪年轻化和残忍化,激发社会情绪,导致一度加速的废死之路,再次陷入更巨大的压力,而大部分的亚洲社会,不止长期陷于杀戮的迷思,迄今仍面对讨论死刑的困难。

支持保留死刑的其他理由:

●威慑作用。

●违反社会契约,重罪受死是对社会的应尽责任。

●因为对犯罪的恐惧,所以要用死刑对付极其残酷的恶性犯罪。

●终身监禁浪费社会资源,也有逃狱危害社会的风险。

●社会情绪鼓噪。

●认为现代司法制度完善,可避免误判死刑的几率。

●死刑条文同时有其他选择,裁决者也可选择减轻处罚与否。

●既可教育“良心未泯”的人,也可为社会清除罔顾死刑、冥顽不灵的凶徒,降低对群众的危害。

【反对死刑】

不同领域反对死刑的诉求和理由各有不同,主要是人权、人道、尊重生命,不过,最有力道也较能引起社会反应的争论重点,是“误判”及“冤案”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两者不同,误判是把不需要死刑的被告判处死刑,冤案则是应该接受审判的真凶另有其人。

古往今来,冤案不在少数,现代司法制度远比过去完善和谨慎细致,非但无法减少犯罪,更造成犯罪手法趋向精密化,加上侦查过程的疏忽错落。所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没人能保证侦查和审判过程全然无误、透明、公正、公义,不会敷衍塞责、百密一疏、污蔑陷害、栽赃嫁祸等问题。一旦错判,处决死囚,即使事后平反清白,什么也无法挽回。

夺人性命非解决方式

目前,在多数国家会构成死刑的3大罪行——贩运毒品、贩运人口杀害人命。然而,事实却是一些国家动辄死刑,用法律杀死一个人的理由,并不见得仅用于“严重罪行”。罪不至死却判其死刑的案例不在少数。

生命只有一回,人固然必须为自己犯下的弥天大错负责,夺人性命并非唯一的解决方式。

为死刑披上正义的外套,用法律合理化取人性命的行为,表面上是“为被害者讨回一个公道,给家属及社会一个交代”,说穿了,其实是用“一刀切”及“复仇式”的最简单方式,作为干脆利落的解决之道,安抚家属的悲恸和激愤,更多的是为了平息社会的情绪反应。

何为问责、何为正义,何为惩罚?——是该好好地问,好好地思考。

废除死刑的其他理由

●人道主义角度:不论非法或合法,刻意取人性命,都是杀人。

●终身监禁比死刑更能预防犯罪,最重要是能避免因侦查过程的失误或不足,导致误判及错杀的可能。

●给予犯罪者改过自新的机会。

●各国宪法保护人的生命权利,法律却允许剥夺生命,违宪精神应废止。

●死刑无法减少犯罪,反而造成恶性循环,助长残酷心理以及更精密的犯罪手段。

●无论对被害人家属或社会公义,死刑皆无实际的补偿作用。

“合法谋杀”数据

每一年,究竟有多少人死在“合法谋杀”之下?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2014年死刑判决及执行》调查报告,中国依然是处决死囚人数最多的国家,被判处死刑的罪犯估计有数千人,其次是伊朗和沙地阿拉伯。全球排除中国,至少有607宗已知的死刑处决,比2013年的778宗稍降。尽管目前执行死刑的国家有22个,但去年的死刑判决至少有2466宗,比2013年增加28%!根据该组织所获资讯,2014年中国执行的死刑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不过,由于该国将死刑处决列为国家机密,因此无法取得具体的数字。

150713D08_2

报道:陈绛雪、图片:本报资料室/ 互联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