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放缓 马币疲弱 投资者抢购农地保值

(吉隆坡12日讯)随着房地产成交放缓及马币疲弱之下,购置农业地“保值”成为投资者另一个留意的项目。不过位于策略地点的农业地已经出现非常惊人暴涨情况。

同时,房屋发展商近年也与农争地,他们的战略是在购入农业地后,就争取州政府转换土地用途批文,只要批文下来,有关地段价格几乎是“瞬间”大涨。

投资者及发展商除了在半岛内陆地区购农业地“库存”外,东马的农业地也成为另一个投资目标。

根据《南洋商报》探悉,在过去数十年,农业地涨幅非常惊人,那些早期购入及紧守不放的投资者经过数十年后,他们的投资已“翻了好几番”。

价格胥视地区

一般投资者投资农业地的3项策略是,一充作种植用途;二是保值及三,当完善的基建开始“接近”农业地段后,投资者就转换地段用途或高价出售。

马来西亚果农公会会长韩学习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农业地大涨已是全面性的,价格高低胥视地区,越靠近城镇者越是抢手,也越可卖得好价。

他例举本身拥有坐落柔佛古来一块永久地契农业地,60年代一亩地只需200-300令吉,50年后的今天,因位于策略地点,已经飚升至160万至200万令吉。

而另一块在不同地区,在90年代买下的农业地,每亩地只需3万令吉,现在却叫价18万至20万令吉。

身为天主教徒的韩学习幽默地以“上帝造人,但忘记造大地”一语,认为农业地涨势仍将持续不断,永远不会停止。

黄汉良

黄汉良

黄汉良:可媲美西马
东马农地每亩涨100万

国内农业地缺乏而市场需求殷切,加上人为的炒作致使价格不断飚升,与10年前比较涨了数倍,涨势未停。

这种农业地价格飚涨概括全国各地,东马也加入大涨行列,农业地价格涨势完全可以媲美西马。

不断有人炒作

来自砂拉越的马中总商会总会长拿督黄汉良说,他在距离古晋愈10公里的地方拥有一块农业地,已因近年来不断有人炒作而价格狂飚,每亩地涨到近100万令吉。

他说,在约10年前,当地的一亩农业地只需8至10万令吉,现在居然上涨至百万令吉,涨势之凌厉,令人乍舌。

黄汉良认为,农业地价格大起是全国性的,而砂拉越农业地大起的主要原因则是州政府正大力发展这个全国最大州属,以便与西马各州一样取得发展。

他说,正是在此情况下,整个砂拉越的农业地价格宣告飚升,尤其是古晋等城市周边地区土地被人炒起。

陈苏潮

陈苏潮

陈苏潮:市场需求大

马来西亚菜农总会长陈苏潮说,与10年前相比,南马的农业地价格已上涨数倍,例如东甲的农业地一亩只售5、6万令吉,现在则需20万令吉。

他说,他菜园所在地的武吉甘蜜每亩地10年前只需5、6万令吉,现则需10多万令吉。

陈苏潮说,农业地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乃因市场的需求大,集团或个体户的农民种植各种农作物诸如水果、蔬菜、橡胶及油棕等,不一而足。

他说,还有不少人栽种“罗汉松”等有美化环境作用植物的树苗,以供应国内需求,甚至岀口至新加坡。

“此外,更有人获得政府工程、提供各种种植在公路旁与大厦外等地方的具有绿化功效的多种树木的树亩。

“因此,本区已没有任何未开发的农业地,只看是否人有愿意岀售而已。”

不过,他说,农业地价格的涨势至去年杪后,进入今年涨势已大为缓和下来,主要原因是棕油的价格下跌及外劳短缺。

孔庆庶

孔庆庶

孔庆庶:暂避免入场

在彭亨州劳勿拥有大片榴梿园的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前主席拿督孔庆庶,则劝请投资者“暂时避免入场”,因为该州的农业地价格已涨到了顶点。

他说,许多人炒作农业地,因为劳勿榴莲闻名遐迩,加上有人搞民宿旅游,那里的地价现在可说是最高的时候。

“若要购置农业地,我奉劝他们过了明年才看情况,现在不要进场。”

孔庆庶说,在劳勿很偏僻的农业地,现在一亩地竟然卖到15万至20万令吉,而这样地区的土地,在10年前每亩只需3万至4万令吉,分别太大了。

独家报道:冯运达、黄梓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