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写作人

我从小就喜爱写作。少年时白天忙于工作,晚上镇上没有什么消遣场所,我就躲在家里剪报,将从报纸刊登的一篇篇文章在单线簿上涂涂粘粘,要不然就做爬格子动物,学习写作。

当时一股傻劲,现在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曾向某报章副刊前后投稿超过100首诗作,结果一首也没登出来,倒贴了不少邮费和买信封钱。

那些年,家乡巴罗写作风气不盛,也没有几人写作,同辈的同学朋友中找不到一个与我的兴趣一样,所以我在创作这条道路上,刚起步时是自己摸索,孤军作战。

我升上初中开始接触到马华文学,也注意马华作家和作品,知道家乡有3位写作人,即谷风(林德兴)、苏启迪、苏念青(苏金贝);不过,他们年纪比我大多了,而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所以虽常见面我也不敢向他们请教。

谷风出狱后离世

那段时期风起云涌,左倾思潮澎湃,血气方刚的谷风不免受到影响,结果被当局送进牢房,出狱就传出身体健康欠佳,不久就离开人间。

谷风英年早逝,所以留下作品不多,也没有几个乡人知道他有创作,苏启迪、苏念青兄弟比较为乡人所知,启迪南大毕业后,先后担任过临教、园丘经理,他怀才不遇,忧忧不得志;金贝早期作品多发表于《星洲日报·青年园地》,在同个时期我在村里杂货店当学徒,金贝是在镇上另间杂货店任头手,他有时来我任职的这间店写订单,当时他在家乡已是出名作家,他当然不晓得我有留意他的作品,以及有投稿报章。

多年后我离开家乡到吉隆坡觅到一份往外坡推销货品的工作,就在居銮认识了同乡人迅郎(郑振聪)。迅郎是占美人,勤于创作,可惜健康不允许他多写,在壮年时就得了癌症,终于敌不过病魔摧残,先走一步。

李善明高龄勤写

这里不得不提另一位写作人,他就是我小五级任老师李善明,他退休多年,但仍笔耕不辍,现在过着野鹤闲云生活,以70多岁高龄常出国游山玩水,身强依然体壮精神奕奕。

以上几位是我认识的家乡写作朋友,后来还知道孙福盛、黄美玲同学也有创作,致于年轻一辈除了风飞凡(廖敏登)、擅写时评的陈绍谦、吴启聪,至今仍缘悭一面。

江上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