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住在城市一带的国人难免面对交通问题,尤其是使用公共交通的上班族及学生。我国公共交通存在一个相当令人诟病之处,在于公共交通的衔接。我国许多公共交通的转接,都需要走上一段距离,并不能做到“无缝衔接”。我国公共交通系统底下,拥有不同的公司。其实,拥有不同的公司应该不算问题,更大问题在于规划不当,导致没做好衔接。

市面私家车超量

相反的,我们看到新加坡,该国政府把城内各种活动场所用公共交通系统紧密连接,把公共交通使用者在不同公共交通间转换时所需的步行距离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甚至可说是衔接得几近无缝。而我国就因不同的公司及发展商规划及统筹不当的缘故,导致不同的公共交通站都有段距离,根本谈不上是套合理良善的系统。

衣食住行,何其重要。交通就是“行”的一环。

当然,我国交通不仅是公共交通出了问题,私家车的超高拥有量及流量也衍生出许多问题。要解决交通问题,我们必须从公交及私家车流量着手。通过改善公交及管制城市私家车,能驱使我国市民在尖峰时段,弃汽车选公交,市区车速就会提升,塞车问题也能获得舒缓。马大交通研究中心也附和这点。其调查指出,在双管齐下的情况下,公交使用量会上升超过90%。

管制私家车流量

管制私家车流量的方法,世界各地皆有不同的做法,可说五花八门。但是,我们不妨考虑其中两种可行的方法:一,实施交通监控机制。效仿美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实行匝道管制(ramp metering),即视交通情况而控制从匝道流向高速大道的车流量,从而舒缓交通堵塞。其二,则是实施收费机制。效仿新加坡、伦敦等地,对私家车征收拥堵费,即于尖峰时段,在城市拥堵路段或入城路段征收费用。

以全球三个公交使用率很高的国际大都会为例。

公交使用率64%的新加坡,在公交及管制私家车流量相辅相成下,成功在市区尖峰期减少25000辆车。而香港在拉力及推力一起进行下,公交使用率高达74%。而伦敦,在良好公交系统及拥挤费制度下,市中心减少6万辆车,车速上升达37%。可见,为了改善我国交通,提升公共交通及管制城市私家车流量,是势在必行。

陈绍谦·自由撰稿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