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重奏 欧盟根本动摇

Protesters burn a European Union (EU) flag during an anti-austerity demonstration in Thessaloniki, Greece, on Sunday, June 28, 2015. Greece moved to avert the collapse of its financial system, shutting its lenders as of Monday, a measure that will deepen the recession and risk driving the nation toward an exit from the euro. Photographer: Konstantinos Tsakalidis/Bloomberg

希腊的反对欧盟派在大街上焚烧欧盟旗帜宣泄不满。

 

欧洲在战后,发起雄心勃勃的“一体化计划”,建立起欧盟,风光一时,更是成为全球重要经济区域之一。

不过,欧洲边缘国家所面临的四大危机,有可能吞噬整个欧盟,这个联盟之前的努力可能会白费,倒退数十年。

这包括希腊债务、俄罗斯干涉乌克兰、英国欲修改与欧盟的关系,以及地中海移民问题,都让欧盟的团结统一以及国际地位岌岌可危。这些危机中若有一个得不到正确应对,都会加重其它危机,使“欧洲计划”面临更大的风险。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欧洲国家和人民“前所未有地团结”,现在希腊违约以及有可能退出欧元区,使这一观念遭受最直接的挑战。

虽然希腊占欧元区经济产出和欧盟人口中的占比仅有2%,但如果该国在获得欧元区伙伴国近2000亿欧元(约8420亿令吉)的两次援助贷款后仍破产,这无疑会大大打击欧盟的威望。

dec

欧盟相互指责

甚至早在周日希腊公投结果出炉前,欧盟就充斥着相互指责的声音:希腊指责德国,而其他大多数国家则指责希腊。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抨击,痴迷撙节是一种短视的做法;而欧盟官员则强调,欧元区其它地区的撙节举措取得成功。

在一周前的公投中,希腊国民对债权人的协议投下反对票,往“退欧”再迈进一步。

希腊也表明,欧元区创建人宣称欧元区成员国身份是永久时,其实不然。

现在,欧元区其他国家可能会试图关闭支持希腊的大门,并迅速采取措施让其他成员国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或许会修复欧元区最初设计框架所存在的部分缺陷,但德国反对者可能将阻止联合发行公债的任何行动。

下一次欧元区经济衰退、或者主权公债收益率飙升时,人们就会想起希腊这个先例。

g cash

地中海难民成施压武器

希腊经济崩盘,除了可能因此造成欧洲纳税人蒙受数十亿欧元的损失外,还可能加重欧洲其他三大危机,并使得脆弱的巴尔干岛南部各国更加不稳定。

由于叙利亚内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永无止境的冲突、塞浦路斯未解决的分裂问题,以及近海天然气田的争执,这些让地中海沿岸东部地区的紧张情势已然高涨,因此希腊可能转而求助俄罗斯。

g 05

欧洲国家意见分歧

希腊可能拿否决欧盟接下来延长对俄罗斯制裁做为交换条件,或者提供俄罗斯曾供美国使用的海军设施。

希腊已因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大量涌入问题而焦头烂额,正在设法寻求最安全的路线,将这些难民送往德国或瑞典的繁荣地区。

资金匮乏的希腊当局乐得这些难民往北方国家寻求政治庇护。

不难想像一个被逐出欧元区的政府,把移民问题当作手段来向欧盟国家施加压力。

欧盟对难民问题看法分歧,意大利和其他第一线国家指控它们的北部和东部伙伴国,在拒绝共同出资或难民配额方面没有一致看法。

英国已拒绝接受任何难民。

g 04

欧盟脆弱不堪

希腊债务危机经过5年的拉锯仍无法顺利落幕,在俄罗斯总统普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其他意图扩张影响力的强者眼里,欧盟看来脆弱且立场分歧。

欧盟官员坦承,欧元区危机已引发针对部分政策决定的重归国有化,且导致欧洲以规则为基础、超国家治理的“软权力”模式元气大伤。这也削弱欧盟在全球贸易与气候变化谈判的支配力。

不过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还没出现。

g 07

英国欲重洽会员条件

英国要求就其欧盟会员条件重新协商,使得该国料于2017年前举行“是否脱欧”的公投结果,充满不确定性。

欧盟失去其第二大经济体的可能性升高。英国也是欧盟主要金融中心和最强的军事合作伙伴。

尽管民调显示,支持留在欧盟的英国选民保持约10%的领先幅度,且英国首相卡梅伦也未在重新协商的议题中纳入任何不可能达成的要求,但欧盟仍难免紧张。

普丁乐见英国脱欧

英国民调对5月大选的预测完全失准。自从胜选后,卡梅伦已数度遭保守党内的疑欧论主张者挑剔施压。

鉴于俄罗斯对英国一直抱有冷战敌意,普丁可能愿意看到英国可能离开欧盟。

这将削弱欧盟内一部分人的力量,这部分人希望能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行为采取强力回应。

此外,还让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与欧陆分离,尽管英国仍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员。

结语:

欧洲改革中心的仁库德维将危机与新约《启示录》中四骑士的启示联系起来:“审判日”的预兆代表着征服、战争、饥饿和死亡。

仁库德维在一篇文章中称:“欧盟领导人将发现很难驯服这四个骑士,如果欧洲找不到答案,骑士就会继续制造混乱、不稳定及欧盟内部的不和谐。”

g 06

整理自路透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