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武福:厘清电脑课外包 双溪威华小家协应开听证会

 

Sunway

双溪威华小前家协成员要求叶奕良澄清无理解雇两名电脑老师一事及对前家协的不实污蔑。左起廖家旗、蒋乙瑞、蔡木德、祝武福及辜成业 。

(八打灵再也11日讯)双溪威华小前家协成员要求现任家协,就把电脑课外包给私人公司及在晚宴上羞辱前家协成员管理账目不当一事召开听证会,否则将召开家协紧急大会厘清有关事项。

双溪威华小前家协主席祝武福指出,家协于2年前因不满私人电脑公司没定时维修该公司提供的电脑,因此自办电脑班,并花约20万令吉装修电脑室、换新电脑及聘请电脑老师印刷电脑课本予学生。

“私人公司合约到期后,前家协就没再和该公司续约,该公司也将旧电脑搬走。”

他说,自办电脑班时,两名电脑教师非常尽责,家协也没接获任何家长投诉,直到今年5月,新家协却无理解雇电脑教师,且没有意愿根据合约作出适当的赔偿,只表明会将电脑课外包给私人电脑公司。

自办电脑课可盈余

“家协于今年1月27日召开家协大会,同时成立新家协,由于我和几位前家协理事之前与校长合作不来,因此辞去家协理事一职。”

不过,他说据目前还是家协理事的廖家旗,新家协并没在1月27日的会议上表示要外包电脑课给私人公司,却在3月31日召开第二次家协大会前直接拿了报价单供家长参考,要求家长在大会通过。

“根据新家协给的报价单,家协自办电脑班每年可让家协回收4万5650令吉盈余,若外包则需每年只能收3万8468令吉。

他费解,为什么新家协宁可让私人公司赚取盈利,而不让家协赚取盈利,再回馈给学生?

双溪威华小两名电脑班老师甄伟亮(29岁)和郑珍真(29岁)于今年4月1日遭新届家协解雇,但两人申诉家协没意愿根据合约作出适当的赔偿。

他们分别在2012年及2014由时任家协聘请任教,合约为5年,但家协基于理事事务繁忙无暇管理电脑班,并担心教学课程的版权问题,因此将电脑班外包给私人公司后,将他们解雇。

“指留烂摊子 教师节宴致词存污蔑”

祝武福不满新家协主席拿督叶奕良在6月26日的教师节晚宴上,攻击和污蔑前家协成员留下烂摊子,并批评前家协滥权及账目管理不当。

“目前账目都在新家协手上,若他们认为我们当初管理不当,可以直接公开证据,而不是污蔑我们。”

他也为遭开除的两名电脑教师平反,若新家协认为两名教师的合约不实,有冒签的成分,应该向警方报案,并展开调查。

“我要求家协召开听证会,厘清所有指控,否则我将收集三分之一家长签名,再召开紧急大会。”

出席者包括家协前副主席蔡木德、前财政辜成业、前理事蒋乙瑞及现任理事廖家旗。

叶奕良:原教材不正规
电脑课外包专业公司

双溪威华小家协主席拿督叶奕良接受本报询问时指出,当他接手家协主席位子时,发现过去家协擅自聘请私人电脑教师教学,加上没正规的教学教材,因此为让学生们更有效学习,才将电脑课重新外包给专业电脑公司。

“我并没质疑两位电脑教师的教学手法,只是教材方面,我们还是需要由专业的电脑公司制订。”

他说,他在两个月前曾就相同课题回应其他媒体,岂料前家协成员重炒该课题。

“虽然被解雇的两位教师只在一个月内收到通知信,但其实在更早之前我们有口头通知他们了。”

财报现款只剩十分一

他说,两名由前家协聘请的老师也没获提供公积金和社会保险,这不符合法律。

他承认本身在教室节晚宴上发表过“不允许外人来运作学校”言论,那是因为发现前家协的财务报告从以前原有的20多万令吉,最后只剩下2万令吉。

“后来我才发现,前家协将这些钱用在携带教师出国旅行。家协盈余的钱,哪里能公器私用?”

至于前家协表示要召开紧急大会,他认为这不在他控制范围,只有校长才有实权,确认大会是否合法才能召开。

祝武福:自办课免费
外包电脑课增负担

祝武福说,虽然外包给电脑公司,电脑维修费会由外包公司负责,但目前学生使用的电脑是由前家协更换新的,所以无需外包公司花费维修。

他说,外包后,学生必须缴付电脑课本费用,一年购买两本,共50令吉,这无形中增加家长的负担。

“前家协改成全日制后,偶尔会从课外活动费用的盈余中拨款让学生免费上电脑课,外包后家协则每月都需缴付电脑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