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棕油厂保姆的棕油发展局

针对霹雳州华资棕油厂从7月1号开始的一个月内,将新鲜棕果的结算价调低1%,厂方的理由是,“最近天气炎热及肥料价格上涨,小园主施肥数量减少,是导致棕果榨油率下降的原因,而厂方调低1%棕果榨油率也事先得到棕油发展局的同意”。

这样的理由是很难令人接受的,而棕油发展局不问黑白,竟然同意厂方调低新鲜棕果1%的收购价,更让人觉得该局有偏袒棕油厂之嫌。

过去多年来,厂方在棕果盛产期(6至9月间)调低棕果收购价,遭到小园主抗议时,厂方及棕油发展局将之归咎于小园主收割不成熟的棕果(黑果),而棕油发展局在接到厂方的投诉后,就实行了充公“黑果”的条例,同时,该局更担心厂方因榨油率不达标而蒙受亏损,于是更聘请官员驻守在棕油厂,负责为厂方充公园主或棕果收购商;运到棕油厂的不成熟棕果。

厂方剥夺油棕小园主

从棕油发展局为了提升棕果榨油率,为厂方所设下的种种保护条例与提供各种方便来看,负责大马发展棕油业的棕油发展局,已经沦为棕油厂的保姆,而所有运载到棕油厂的“黑果”与“烂果”,在被该局负责发薪的官员挑选出来与充公后,能够进入棕油厂较榨机器的都已经是足够成熟的棕果,榨油率应该有所提升才对,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棕油厂在较榨完全成熟的棕果后,榨油率却不升反降?该局与棕油厂是不是应该给园主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说到因天气炎热,肥料涨价小园主减少施肥,造成榨油率降低,这个理由更加不能成立,因为小园主施肥时是不需要向厂方报备,所以,厂方如何能取得小园主什么时候施肥或减少施肥的资讯?而天气炎热是从6月中才开始,但是,厂方却在4月就已经调低新鲜棕果的收购价,从0.25%开始,每月增加调低0.25%到7月的1%,显然的,油棕小园主任由厂方鱼肉已经是不容狡辩的了,而厂方又有什么合理的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呢?

虽然,厂方调低新鲜棕果收购价1%,看起来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目,但在当前棕油市价在2千至2千2百令吉之间徘徊,这1%以及加上被充公的黑果,对小园主来说,他们每个月所面对的损失从几十令吉到上千令吉不等,这在因为消费税的实施,造成百物尤其是肥料农药价格不断上涨之际,无形中更加重小园主的成本负担。

应发更多棕油厂执照

更何况,每年从6月开始正是大马棕果的盛产季节,保守估计,目前每间棕油厂每天至少能较榨1千公吨的新鲜棕果,所以,假如以1千公吨乘以2千令吉的1%,这也就是说,每间棕油厂每天就平白多赚了2万令吉,别忘了这可是小园主应得之收入;再加上,每吨新鲜棕果的榨油费用高达60令吉(也是在新鲜棕果的价格中扣除),棕油厂每天从新鲜棕果所赚取的盈利就高达8万令吉,如此高的赚头,是否有触犯贸消部的反暴利法令呢?

贸消部署下的竞争委员会,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工作呢?

无可否认的,当前国内耕农在成本高涨,人手短缺,农产品价格漂浮不定的困扰之下,造成耕农及橡胶园主,纷纷将所拥有的土地改种油棕,与上世纪90年代比较,油棕园面积至少翻了4到5倍,然而,棕油厂的数量来来去去,却还是那十多二十间,试问,这十多二十间的棕油厂,如何消化得了翻了4、5倍的新鲜棕果产量呢?这是不是造成棕油厂商,在棕果盛产季节,为所欲为的其中一项因素?

所谓有竞争才有进步,肩负提升大马棕油质量的棕油发展局,是时候向原产工业部建议发放更多的棕油厂执照,以便应付日益暴增的新鲜棕果产量,否则,年复一年的棕果盛产季节,园主们就得面对棕油厂的诸多借口来调低新鲜棕果的收购价,这除了造成小园主面对严重的损失之外,对大马的棕油业发展也不会是一件好事,要不,大马棕油发展局改名为大马棕油厂发展局,则另当别论!

林元情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