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通过新改革方案
希腊投降换2247亿援金

REFILE CORRECTING BYLINE     Anti-austerity protesters gather in front of the parliament during a rally in Athens, Greece, July 10, 2015. Greek Prime Minister Alexis Tsipras appealed to his party's lawmakers on Friday to back a tough reforms package after abruptly offering last-minute concessions to try to save the country from financial meltdown.        REUTERS/Jean-Paul Pelissier

成千上万的反撙节措施抗议者星期五在雅典国会前集会,表达他们的诉求。

(雅典11日综合电)经过整晚辩论,希腊300席的国会星期六以251票赞成、32票反对的大比数通过新经济改革方案,以换取第三次金融救助,解决该国的债务问题,维持其偿债能力直到2018年。

国会通过政府动议,授权总理齐普拉斯与欧盟成员商讨他向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改革计划。

不过,齐普拉斯的左翼激进联盟中约有10人不支持,要求政府退出欧元区,拒绝救助方案,其中2人更投反对票。投弃权票的执政左翼联盟成员包括国会议长康斯坦托普洛斯和能源部长拉法赞尼斯。

媒体形容这是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向债权人“投降”,燃起最后一刻达成协议以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希望。

齐普拉斯改革方案未挟公投报捷的余威争取撇债,改革内容更与债权人最初提出遭拒的方案相差无几,被视为明显大幅度让步。

取消税务优惠及补贴

齐普拉斯政府向债权人“投降”的部分,包括同意取消离岛税务优惠、提高多个行业的税项、取消农民税务优惠和燃料补贴等。

对齐普拉斯总理来说,新改革方案是一个重大让步,因为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是在强烈反紧缩的氛围下当选的。

他形容说,与债权人举行的冗长辩论如同“战斗”。他说:“现在,我有种感觉,我们已经抵达分界线。从现在开始,前面就是雷区了”。

他说,这个救助方案远非我们承诺争取的方案。

Greek Prime Minister Alexis Tsipras (L) is congratulated by a lawmaker after a voting session at the Parliament in Athens, Greece, July 11, 2015. The Greek parliament voted overwhelmingly on Saturday in favour of authorizing the left-wing government of Tsipras to negotiate with international creditors on the basis of a reform programme unveiled this week. REUTERS/Christian Hartmann       TPX IMAGES OF THE DAY

在雅典的国会星期六表决通过新改革方案后,一名女议员祝贺齐普拉斯总理(左)。(路透社)

齐普拉斯承认部分改革违背承诺

齐普拉斯向欧元区债权人提交共13页的新方案报告,要求535亿欧元(约2247亿令吉)的第3次救助纾困贷款。新方案涵盖希腊未来3年的预算开支、债务调整,以及价值约1500亿令吉的前期确定收益计划。

具体内容包括削减退休金、提高企业征税、奢侈品税和增值税,以及订出企业私营化的时间表等。

在表决前,齐普拉斯指通过方案是“国家的责任”,让奋力图强的国家继续留在欧盟内。

齐普拉斯早些时候承认,新改革方案的一些措施,不在该党承诺的反紧缩计划之内。

齐普拉斯在向国会议员发表讲话时承认,希腊政府曾经出过错,但他指出,新改革方案对希腊来说是可能达成的最好方案。这个方案比债权人上月提出的方案更好。

作为回报,齐普拉斯得在养老金改革、增税计划和私有化方案方面作出让步,而这些方案在前不久的全民公投中遭否决。

希腊银行现金还有几天时间就会告謦,国家濒临破产,除非与欧盟和其它债权人就新方案达成协议,否则希腊面临退出欧元区的命运。

4大原因逆转立场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从公投前指责债权人救助方案是对希腊的“讹诈”、“羞辱”,到现在放低身段,“保证”进行改革,其立场缘何在一周内出现大逆转?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外大使吴正龙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欧元集团表面上“尊重”公投结果,但实际上并不接受。齐普拉斯在公投前夕致信债权人,表示可以接受债权人方案的绝大部分要求。此举让债权人看透了公投只是他为内政需要而耍的小花招。

其次,欧元集团掌握希腊去留的主导权。希腊经济陷入崩溃边缘,全靠欧洲央行输血过日子。希腊要想留在欧元区内,只得按照欧盟的要求来改革。

再次,公后欧元集团对希腊立场更强硬。希腊危机爆发5年来,欧元集团开无数次会,花了大把银子,厌烦情绪普遍上升。

最后,欧元集团做好了希腊退欧的最坏准备。除了向希腊发出最后通牒外,欧委会还为希腊退欧准备好详细的应对计划。

Anti-Euro protesters scuffle with riot police officers as they attend an anti-austerity rally in central Athens, Greece, July 10, 2015. Greek Prime Minister Alexis Tsipras appealed to his party's lawmakers on Friday to back a tough reforms package after abruptly offering last-minute concessions to try to save the country from financial meltdown.      REUTERS/Jean-Paul Pelissier

在雅典市,反欧元示威者和镇暴警察扭打。(路透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