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员斥警虐打勒索

黄启斌(中)拉下李选东(右)的衣领,展示后者被警员踹伤的瘀青,左为叶彩兰。

黄启斌(中)拉下李选东(右)的衣领,展示后者被警员踹伤的瘀青,左为叶彩兰。

(加影11日讯)修车业者声称和友人遭警方误当偷车王“罗宾海”同党,无辜被扣留10天,期间遭警员虐打,更需多次汇款进入指定警员的户头,才能换取“外卖”食物,甚至烟酒。

藤棍击头 脚踹胸口

事主李选东(50岁)宣称,他因借出了没有路税的汽车予友人而惹祸上身,在扣留期间,他辗转送往4间警局助查,在遭盘问时,警员持藤棍挥打其头部,还抬脚踹踢他,以致他胸口瘀青。

他昨晚获得保释外出,与妻子叶彩兰(48岁)向黄启斌律师投诉,并于今早召开记者会,揭发警员的滥权行为。

李选东的修车厂设在加影陈明再也花园,他因日前将一辆没有路税的汽车借给友人使用,结果友人被警方拦查时,警方怀疑他是“罗宾海”的同党,结果他和友人及其他相认人士共6人被警方扣捕。

借出车子惹来冤狱

他们于上月30日被加影警方扣留,警方指“罗宾海”案件涉及多个雪隆地区,所以先后将他们转交冼都警区、沙登警区及莎阿南警区协助调查,他被扣留至昨晚8时,才获保释出来。

他申诉被收押在冼都警区期间,查案警官盘问因不满他大声回应,而举脚踹踢其胸口,还持藤棍挥打其头部。

“我是无辜的,只因为借给朋友没有路税的车子,结果换来一场冤枉的牢狱之灾。”

黄启斌:举报滥权警员
禁联络律师却能叫外卖?

黄启斌指出,李选东的个案中,警员滥权的行为已经抵触了刑事程序法典第28A条文,他会陪同当事人前往班丹英达警局报案及投诉。

他说,其当事人被扣期间,警方不允许他联络律师,然而为何警局扣留室却可以提供手机给嫌犯,让他们联络家人汇款换取外卖膳食,甚至烟酒?

获释无法立即报案

他说,他在周四接获事主家人的投诉,他联络上沙登警区查案官,对方却不合作,当事人周五已被押上八打灵再也法庭,查案官却发短讯给他说周日才延扣。

他说,其当事人周五接受警员录口供时,直至询问个人资料,却由中午12时拖延至晚上8时,以致当事人获保释后无法马上报案。

“汇款后扣留室内可享烟酒”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汇款给警员的户头,就可以在扣留室享用外卖食物、香烟,甚至啤酒。

李选东说,警区扣留室的膳食乏味,早餐只是面包,午餐和晚餐都是白饭配半条炸鱼,扣留室的嫌犯便与警员勾结,偷偷递给手机让他们联络家人汇款,就能享用外卖食物。

叶彩兰接获手机短讯,要她汇款进入指定警员的户头。

叶彩兰接获手机短讯,要她汇款进入指定警员的户头。

先后汇出逾千元

他说,他被收押在冼都及莎阿南警区扣留室期间,通过这些被称为“行船”的嫌犯中介取得手机,他联络妻子分别三次汇款给不同的警员户头,换取外卖炒麵、印度煎饼、运动饮料、甚至香烟和啤酒。

他指出,他与其他一伙被警方逮捕的人士“共同分担”,轮流吩咐亲人汇款给警员户头,她妻子三次共汇了1100令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