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贷款“烂账”殃及房市

随着发展商不断地推出新产业项目,并把售价调整到更合理的水平,可看出可负担房屋正大行其道,为首购族捎来佳音。

在巴生谷的南部和西部走廊,从巴生至莎阿南、史里肯邦安至加影,以及万宜至士毛月,正迅速崛起,闪耀亮眼光芒。而且,就算有大量房屋持续推出市场,仍难以满足庞大的需求。

照理说,在供不应求的环境中,产业领域前景应是一片明朗。然而,如今的买家难以获得贷款,即使可负担房屋供应充足,也只不过是“吃不到的葡萄”。

而且,此时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负面因素,进一步冲击已陷入放缓的产业领域。

从国家产业资料中心(NAPIC)的数据中,可看出市场对房屋的需求仍非常迫切,除非有意外出现,否则在2020年,房屋需求将继续提高至300万间以上。

强劲需求,加上发展商积极迎合市场的情形下,相信产业领域的前景,应该有看头。

然而,我向许多发展商和专业人士谈及有关话题时,却得到截然不同的反应。这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可负担房屋越来越难负担得起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们如今说的是“很难买得起可负担房屋”,并非“再无法找到可负担房屋”。所以,我们都知道现在最难以克服的问题,其实是银行贷款。

政府规定,银行提供的按揭融资(Margin Financing),最多是房价的90%,而且,国家银行对借贷者的偿还率(DSR)要求也更加严格。而意料之外的打击,也在此时出现……,那就是借给国民深造的高等教育基金贷款(PTPTN)。

根据中央信贷资讯系统(CCRIS)资料指出,我国高教基金借贷者的拖欠期数和未偿还数额,相当惊人。

削减40万潜在买家

我们可看出,截至2013年的拖欠者超过40万人,而拖欠金额更高达13亿令吉。

这些拖欠者的信用状况,因高教基金而蒙上阴影,这相等于削减了40万名可负担房屋的潜在买家。

即使具备强稳的收入水平,以及符合银行贷款条件,对他们而言,拥有可负担房屋依然是个梦。

政府催“债”太宽容

有人表示,高教基金并不是问题,即使真的是个不利因素,也没有确实的解决方法。

但我认为,可能大马政府在催收高教基金贷款方面,太过宽容了。

在过去数十年来,高教基金为许多学子提供了许多优惠,包括相当长的偿还期限,以及非常低的还款额,即使拖欠者没依期还款,当局也没有强制催收。

每月固定扣薪偿还

现在应该找出这些拖欠者,并与各方协商,来找出解决之道。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跟税收局合作,为雇主、高教基金和雇员(即拖欠者)确立三方协议,每月固定扣薪来偿还。

与此同时,国行也应该建议银行,根据申贷者是否已签署协议,来审核贷款能力,而不是一味地驳回所有拖欠高教贷款者的申请。一旦获得银行放行,贷款者就能一边准时偿还高教贷款,一边购买产业了。

至于已在国外工作的拖欠者,就需要跟移民局携手,我相信这可在中长期内,追回可观的欠款。

所谓“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假设你很幸运地获得国家帮助,取得贷学金来完成学业,并找到一份好工作,就更应该在达成梦想和目标后,准时地把贷款归还给政府,而不是一味地拖欠。

银行要求准时还贷

我们都知道,银行对贷款者准时和稳定还款的能力,要求非常严格。

准时还款的能力,反映了贷款者的具备可靠与值得信赖的优势,一旦拥有这些特质,即使在政策严谨的环境中,也能顺利获得贷款。在政府和银行紧缩贷款政策时,准时还款的贷款者,还是应该得到信赖的。

从CCRIS的数据,可看出高教基金问题的严重程度,我认为,这的确需要获得政府正视。

假设没有获得改善,相信大马未来数年的财政将每下愈况,随着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走高,大马信贷评级可能会出现下跌风险。

Dr. Daniele Gambero丹尼尔博士(REI集团创办人兼总执行长)

Dr. Daniele Gambero丹尼尔博士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