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全家是霹雳州人,但我很小的时候就迁居吉隆坡郊外。我在吉隆坡郊外长大,到离家数公里的国民学校上课。

我排行中间,二哥大我5岁、大弟小我5岁。所以有时候,我无法与他们相处。因此我在同学和邻居(幸好与我年龄接近)中寻找慰籍。他们对我童年起了影响。

比如我9岁时,我去邻居家看Astro和玩Playstation游戏机。有个孩子与我年龄接近,从此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她有很多姐姐。要知道,我是家中独女,从来没有姐姐。

所以,有一次我最好朋友的姐姐转台到MTV,在播后街男孩。那是我首次注意到男孩乐团,就上瘾了。我回家决定加强英语学习和理解,以便更好地聆听和明白他们的歌。我父母支持我,买了光碟和录影带、录下他们的节目,因为他们知道我爱上了男团。这是为什么我英语比兄弟们好。

学好英语改善社交

在学校,我决定交新朋友,英语较流利的朋友和我一样爱上西方男团。自然地在小学,这群孩子成绩较好。我和他们在一起越多,我成绩越好,语言能力亦然。我也改善了社交技巧,持续到中学。幸好我成绩大多中上,社交能力好。这是我童年想要学好英语的结果。

少年时期,我很注意政治课题和发展。朋友大多只知道马哈迪医生是领袖,令我困惑。

对,他们听过前3任首相及其简介,就此而已。

多亏母亲不断谈论政治,我知道东姑拉沙里、聂阿兹等人。因为我母亲在四六精神党,之后一直是巫统内部的反对派,我发现了政治的邪恶面,如肮脏游戏、背后插刀、操纵,和以他人为代价获取东西而没罪恶感的污秽伎俩。

念法律决心当斗士

我关注的一直是遭恶意对待却无法大声说出的人。他们无法发声,他们需要真正、善良的领袖,真心而不只是为了玩弄权力或个人利益。我知道这些,就要做出改变。我要为这些人说话,他们需要帮助,或太害怕要求他们应当拥有的东西。我要让他们发声,他们才能争取权利,追求美好生活。

不过,谁要聆听一个年幼、太天真想更懂事的女学生?

因此,我决定念法律。我要成为斗士。我要奉献,我要改变。每个人必须得到善意、被尊重,并被良好对待。没有人应该欺骗他人。有人想欺负人,我就要阻止他。

那是我的动机,那是我要做的。所以我努力读书,确保我取得律师资格,成为合格的专业人士。

上天让我轻易进入此领域,满足我的需要。大概在同一时候,我遇到了再里尔基尔佐哈里,他把民主行动党及其领袖介绍给我。不久后,我把党员表格提交给行动党强人林吉祥本人。

一切就是历史了。

黛安娜索菲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