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同志的孤单

身为同志的孤单,不出柜同志的孤单,或是已经出柜同志的孤单,这个孤单,“是从血里带来的”(《孽子》),身分的,欲望的,认同的,友谊的,已经上升到神话。

《红楼梦》开卷“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同志就是“单单剩下一块”的石头,他易感,他自怨自愧,他是“弃子”,倍觉孤单。

杨邦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