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时光:爱上阅读

150711D11_C1035-5

2006年那前后几年,因为我一本推理小说在香港中小学都得奖,邀我到学校讲座的次数非常频繁。我有压力,一是用粤语讲,我粤语讲得不流畅,二是老师喜欢出“读书的好处”、“怎样培养读书的兴趣”诸如此类的题目让我讲。老实说兴趣是很难由外力来强迫的,兴趣都要靠自己培养。而好处、益处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谈得再多,也是理论而已,是属于我自己的,不是你的,没什么用呀。三是不少学校路程很远,位于新界,我是方向盲,得费很大周折、费好多时间才乘车抵达,说是一小时,连路程几乎半天就过去了。

其它还好,就是第二点的困难,我跟老师说了。老师说,你就讲功利一点。我问,功利?老师说,就是谈读课外书对升学有什么好处啦!哦。我惊愕了一下。想想这也是迫不得已。又想,如果对学业无助难道我们就不读课外书了吗?

以功利诱阅读

但现在的学生厌恶读书(请读一读许秀杰老师的令人触目惊心的小小说〈撕、撕、撕〉),家长短视,也视读课外书为“读闲书”,非要对学业有益才肯为子女买书。就说说课外书和学业的紧密关系也没什么不好。恰好有个现成的例子很好:那就是香港资深老作家刘以鬯的小小说〈打错了〉,被香港教育局作为香港高中生考大学的试题全文印在考试卷上,问几个问题要考生作答。我说,如果你们以前读过,而且读了还思考过,不言而喻,这道题一定会满分。

那几次的讲座,我就把这“功利阅读”与同学们谈了。还说,现在我们的语文课本,都选自文学名著,如果我们多读一些相关的文学作品,那么对我们的学业,都是一种很大的帮助。

不过,读课外书,在一段很长的时期内,香港的家长们确属“功利一族”,要有好处才同意子女们阅读,才给零用钱购买。

日人从娃娃开始阅读

日本人抓阅读是“从娃娃开始”,冯儿告诉我在34个主要国家中,日本人的阅读量排第一。当年我们到学校展销图书,经常见到摆卖课外读物的展枱无人问津,倒是售卖练习本子的台围起了密密麻麻的家长们。在他们观念中,升学才是第一,多做练习最实用,其他都是闲书,会害了孩子们,也就是在这样短视的情况下,书展成绩都不理想。幸亏香港的孩童阅读欲望很强,公共图书馆、学校图书馆的借书都有骄人的记录。

其实,在各种投资中,最长线的就是读课外书。这不是指课堂上,为了一张学历的正规读书,而是指广泛的读书。它无法像运动比赛那样马上见出成绩,其作用都是潜移默化的,要在很长的岁月才看出一些效果。那不仅仅是知识的,还有气质的铸就,也和阅读得多很有关系,那就是浑然不觉的功能。

何况很多家长不知道,要有利益才读书,那会给孩子造成一种压力,造成严重的功利心:学校老师如果一味地请作家到学校讲“读书的好处”,效果往往会适得其反。因为带着那么多“好处”和“目的”读课外书,他们会不自在、会感到压力大,因此,读书还是要强调自觉,轻松、自己去发掘、发现它的好处,没有压力地爱上这样一种兴趣,才算成功。

东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