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救或遗弃希腊?

A woman holds the flag of Greece at the 'Greek solidarity festival' in Trafalgar Square, London

希腊债务危机的事态演变还没让市场感到松弛。

随着希腊人民反对接受欧盟援助计划,进行瘦身减支的措施,欧洲央行很可能会进一步对希腊施压,对如今急需现金的希腊银行拿出更多资产来抵押紧急贷款。

暂且不知欧洲央行会不会继续对抵押规则进行调整,来控制希腊四大银行的贷款上限,欧洲央行将这些贷款的总额上限保持在890亿欧元(约3745亿令吉),据报导希腊欠债金额的估算为3300亿欧元(约1.39兆令吉)。

但是,此次欧洲央行可能不得不要求欧元区的领导人担保希腊政府债务,以保持希腊的货币流动性命脉,目前希腊各银行的大门仍关闭。

希腊危机关系到欧盟的成败。如今部分英国政党也主张退出欧盟,希腊乱局给了这些政党一个借镜,英国在即将就欧盟成员国身份进行公投前的一个有力反欧盟证据。

协议大门仍敞开

若未来英国和周边国家也发出相继退欧,将对未来全球资本市场构成威胁。

据报导,目前欧盟央行和领导人对希腊政府的债务施压已让一些英国选民发现,英国有必要在未来退出欧盟,以便让英国可以重新掌控自己的贸易协议、行政和法律。

市场人士对希腊危机的另一遐想是,上月末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欧洲期间,就曾经表示希望看到希腊留在欧元区,因此市场人士猜测中国政府会否在某程度上,间接地向希腊伸出援手。

而欧盟协商会议后就表示,与希腊政府达成协议的大门仍然敞开,以避免希腊落入经济混乱和弃用欧元的境地。

此前希腊政府就拒绝了欧盟的加税、减支、改革养老金和劳工市场的建议,如今球在希腊政府脚下形成烫手的山芋。

令吉走强须靠区域经济合作

纵观令吉近期汇率走势,令吉在今年次季下跌近2.2%,汇率跌势仅次于贬值3.7%的泰铢。

而自今年头上半年以来,令吉一共贬值了7.6%,成为亚洲货币当中贬值幅度最大的货币。

如今,随着在腊债务危机的市场恐惧蔓延,令吉贬值就已跌破3.80的水平,目前在大马央行的信心支撑下暂时止跌回升少许。

但是从目前短期而言,除非外资回归大马资本市场撑托令吉汇市,否则令吉在外围宏观接近环境波动的情况下,难免会招架不住。

目前令吉走势反映了全球货币市场的波动情绪,又或者是令吉正在消化市场系统性风险,可能还未反映出大马经济各个方面的基本面。

外资谨慎观望

而从目前大马政局丑闻和不稳定,或多或少会令国外投资者持观望谨慎态度。

从亚洲和东盟经济持有的耐力性来看,今后亚洲经济仍然是全球贸易和金融发展的主要纽带,令吉有必要依靠和周围区域经济的合作来推动大马今后的吸金能力。

经济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的出口比前期減少了9.1%,而4月的出口也面临8.8%的跌幅。

除此之外,中国股市大跌也进一步殃及本已经下行的大宗商品市场,铜、煤炭、天然气和铁矿石等原料均下跌。

本轮中国股市大跌和持续动荡,看来将引领本已脆弱的国内需求进一步下降,目前中国市场低迷将可能再赖于中国政府的更多宽松政策出炉,来刺激整体市场的信心。

叶得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