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水站频故障 高楼居民怕断水

刘博文(左)与居民要求雪州政府交待制水问题何时了。左二起为林文发、李妙中及刘志林。

刘博文(左)与居民要求雪州政府交待制水问题何时了。左二起为林文发、李妙中及刘志林。

(班丹9日讯)乌鲁冷岳县滤水站今年内第5次故障,单单莲花苑州选区就有14地方受影响,苦了高楼居民,天天活在断水压抑中,促雪州政府认真看待此事。

民政党莲花苑投诉局主任刘博文指出,乌鲁冷岳县滤水站自今年2月发生污染事件关闭外,也曾在3月及4月发生故障,影响甚大。

“6月27日,雪州水供公司发出通告告知该滤水站需维修,并在27日完成抢修工作,无奈本月1日又宣布故障,影响了吉隆坡及乌鲁冷岳县254个地区,约40万用户。”

他今早巡视被雪州水供公司纳入制水区的班丹柏兰岭湖景公寓时,向记者这么说。

虽该公寓被例入受影响区,但居民表示过去几天有水供,只是这两天水压较低,担心是否为断水先兆,有者也开始在家储水备用。

一旦制水,从底楼提水上楼非常不便。

一旦制水,从底楼提水上楼非常不便。

储水应急困扰居民

刘博文说,最近一次制水,莲花苑区内有14个地方受影响,居民为免缺水,大量在家装水备用,并在恢复水供时,疑惑是否该持续储水,还是倒掉?

“尤其是班丹柏兰岭大多数是高楼单位,约有15座公寓,居家空间有限,长期储水也令人担心滋生蚊虫,因为这里是骨痛热症热点区。”

刘博文炮轰雪州民联政府再度执政已有两年,依旧无法解决水供问题,更吁请州政府勿玩弄水供课题。

他说,6月和7月气候炎热干旱,雪州人民用水量因此增加了38%至42%;并且持续批准多项发展计划,使制水问题又再出现。

他称,7月1日的制水通告已是今年内第5次发生,使用户产生压力,州政府有必要正视问题。

班丹柏兰岭建筑物多,长期制水对居民生活造成不便。

班丹柏兰岭建筑物多,长期制水对居民生活造成不便。

老人提水怕跌倒——居民●李妙中

最近从报章获知公寓列入制水区,令我感到担忧,白天孩子上班,只有老人在家,找谁提水备用,而且更担心的是搬水途中跌倒。

没水对一个家庭来说是麻烦事。我认为雪州政府应关注此事,毕境州内水量仅剩2%,难免会增加我们的担忧。

没水煮饭最麻烦——成功花园巴刹小贩●刘志林

每次制水,最苦是小贩,主妇嫌制水煮饭麻烦,大多是外出食用,过去一个月,生意下跌了50%。

成功花园最近也开始出现制水状况,每星期至少有2至6小时没水。

我已开始在家储好净水备用,但担心蚊虫滋生所以要把桶盖好。

人人谈水感压力——居民●林文发

湖景公寓向来很少制水,偶儿制水也是为了洗水槽,数小时内就恢复,不用担心没水用,也不曾在家备水。

不过,近日听到大家在谈及水供不足课题,令我感到压力,若家里真的制水,与友人居住在2楼的我,该如何是好?我常腰痛,肯本无法提水上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