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狂徒玻璃瓶砸头

所幸没有完全“回头”看嫌犯,马慧茹被玻璃瓶砸伤左耳。

所幸没有完全“回头”看嫌犯,马慧茹被玻璃瓶砸伤左耳。

(新山9日讯)柔佛再也国中二校再传学生上学途中遇袭,中三女生马慧茹今早7时步行上学,在距离学校不到100米处小路被人从后方抛玻璃酒瓶攻击头部,所幸她没有完全“回头”看匪徒,砸向她的酒瓶只擦伤其左耳。

马慧茹说,她被攻击时,巡逻车就在学校外驻守,警察给她的印象是仅供她备案,防范作用不大。

“对方向我丢玻璃瓶后,我的眼镜掉落,狂徒接着若无其事的慢慢骑着摩托车离开,我惊慌下边哭边跑,一名路过的学生家长载我到学校外,向驻守在校外的警察备案,然后送我回家。”

事发地点位于特拉戴41路,受害女学生住在特拉戴81路,她随后在65岁父亲马策伦陪同下寻求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协助,一起到柔佛再也警局报案。

查案官阿斯费亚尼随后载送受害者重返事发现场调查,现场寻获一个相信是用来攻击受害者的玻璃瓶。前阵子,多名受害者也被攻击,但他们多称找不到凶器。

值得一提的是,今早媒体前往当地采访,有更多受害者的家长愿意站出来反映孩子的遭遇。

此外,数天前新山中区市议员陈传平与柔佛再也国中二校校方、家协和警方交流,他当时透露已有11名受害者,匪徒活动范围已扩大至邻近花园,但目标仍是学生。

专攻击戴眼镜学生

马慧茹指出,她同校的多名同学已成为受害者,狂徒看似专攻击戴眼镜学生。

“早前学校已经汇报,要步行上学的学生提高警惕,校方也建议学生沿着路的反方向走,以便看见前面的车辆。可是,狂徒还是从后面出现,我听到摩托车声音接近,但还来不及做什么就被玻璃瓶砸伤。”

她说,她一个月前是与朋友结伴上学,偶尔父亲载送,但是朋友停学后她一个人走路上学,下课时就有哥哥载回家。从家里到学校只需15分钟路程。她说,她现在害怕上学,看到摩托车接近也会怕。

马慧茹(左)在廖彩彤陪同下,向查案官阿斯费亚尼转述案发情况。

马慧茹(左)在廖彩彤陪同下,向查案官阿斯费亚尼转述案发情况。

警应穿便服巡视

马策伦说,他不知道女儿原来已经没有同学陪伴上学,现在发生这种事,他日后会载送孩子上学。

他说,他已经从报章上知道“攻击狂”的存在,希望警方穿便服巡视学生上学的路段,因为穿制服巡逻匪徒会避开,警方很难碰上匪徒。

“攻击狂”难辨识

过去两个月特拉戴41路有多名学生被“攻击狂”袭击,但是仍有许多学生使用该路段,不乏独自行走的学生。

记者在案发现场采访时,目睹许多学生在下课时段途经该路段,有父母骑摩托车载送、有结伴同行,也有独行的。

该路段不时有摩托车经过,还一度有一名身穿蓝衣、驾驶蓝色摩托车的公众出现询问情况,该人士和马慧茹形容的狂徒初略特征相似,现场有人提到要辨识真正“攻击狂”确有难度。

警方把发现的玻璃酒瓶拿回去化验。

警方把发现的玻璃酒瓶拿回去化验。

应准带手机上学——家长赖群香

我已经向校方提出,应该批准学生拿手机上学,以便学生在上学途中遇到突发事件可以求救,或拍下事发经过。

学生进入学校后,教师可代收学生的手机。

我就读中五的女儿上星期步行上学,被人以天那水攻击,导致女儿眼睛发痛。

我是流动小贩,不能每天陪孩子上学,孩子有手机防身可以安心一点。若不,难道要学生带着头盔上学?

路口多防不胜防——家长洪秀金

我知道“攻击狂”常在特拉戴41路出现和造案,所以我开车经过这路段时看到有独行的学生,就会载送他们去学校。

我那体型高大的孩子两个月前也中招,被泼天那水,孩子当时戴着眼镜。

据我所知,还有很多宗学生遇袭但是没有报案。这一区有很多路口,防不胜防。

受害者认不出嫌犯

廖彩彤指出,她向警方了解,学生遭攻击且有报案的约6宗,上星期警方抓到一名可疑人物,但是受害者认不出嫌犯。

她说,每个受害者看到的嫌犯特征不一样,除了摩托车是蓝色,嫌犯身材有说瘦削,也有说肥胖。

她说,受害女学生以及类似遭遇同学多是戴眼镜,她呼吁学生本身以及家长不要让孩子单独走路上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