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人蜗居船屋

愈来愈多人居于船屋引发伦敦水路过度拥挤,以及争位泊船等社会问题衍生。

愈来愈多人居于船屋引发伦敦水路过度拥挤,以及争位泊船等社会问题衍生。

(伦敦9日讯)在英国伦敦生活大不易,不管是外籍人士还是其他地区迁入民众,工作多年仍难买到屋子,而租金高涨的情况下,几乎要占薪水一半,因此很多人选择租住船屋,但也大大加重了伦敦河道及运河的负担。

负责管理英格兰及威尔斯水路的公益信托组织“运河河流信托”(CRT)表示,去年每个工作天就有一艘船艇进入伦敦,在受欢迎的区域,数目更上升达近一倍。

39岁布莱顿就是住民之一,他与女友和一只狗同居在船上,“越来越多人住在船屋,他们别无选择”,“有些人被迫迁出公寓,只剩1万英镑(约5.84万令吉)买船屋”。

伦敦生活大不易,屋价更是全球最贵城市之一,越来越多民众选择购买“船屋”蜗居。

伦敦生活大不易,屋价更是全球最贵城市之一,越来越多民众选择购买“船屋”蜗居。

常须维修 争位泊船

不过水上生活可没那么容易,在船屋中住了4年的26岁住民表示:“如果你蠢到以为住船屋很轻松,那你可能会陷入一连串恶梦,因为除了水电问题,船只机械问题也得略知一二。”

有船屋居民形容船屋是“浮动的简陋木屋”,很多刚“下海”的居民发现船屋生活原来问题多多,除了要蜗居在只宽2.1米的小艇,在严冬只能以火炉取暖,引擎更会经常故障,而且在繁忙的运河驾船也非易事。由于船屋经常要维修,甚至有居民形容维修费是无底的“黑洞”。

蜗居在只宽2.1米的小艇上,毫无乐趣可言。

蜗居在只宽2.1米的小艇上,毫无乐趣可言。

愈来愈多人居于船屋也引发水路挤压,以及争位泊船问题,令到船屋居民之间,甚至与岸上邻居闹出睦邻问题。

(图:法新社)

有船屋居民形容船屋是“浮动的简陋木屋”。

有船屋居民形容船屋是“浮动的简陋木屋”。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