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生应征“男妓” 做鸭不成被骗2万

嘉先生(左起)、张天赐以及法律顾问郭朴进分别展示“娜娜”照片和假合同证书。

嘉先生(左起)、张天赐以及法律顾问郭朴进分别展示“娜娜”照片和假合同证书。

(吉隆坡8日讯)一名21岁会计系学院生为过优渥生活,通过网站应征“男妓”工作,从中结识“妈妈桑”和中介人,结果“男妓”做不成,反被这两人前后骗走约2万令吉的各种“手续费”。

向家人好友筹钱

学院生为筹得“手续费”,不惜向家人和好友谎称欲缴付学费,取得他们提供的学费后,他转身即汇入中介人指定的银行户头内。

由于学院生前后五度汇款,款项达1万9464令吉,但“妈妈桑”和中介人始终未安排他履行“男妓”的工作,却只是发送2张“证书”,包括手续费收据和工作合同,始知自己已上当,而决定前往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组向该组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

通过谷歌搜索认识中介
指每回交易可赚4千元

来自吉隆坡的21岁嘉先生今天在记者会上说,他是通过谷歌搜索到有关“男妓”的网站,点入网页后结识2名男女中介人,其中自称为“娜娜”女子是“妈妈桑”,两人告知他,只要成为他们旗下的“男妓”,工作范围包括陪睡和发生性关系,每回即可赚取4000令吉的高利润回酬。

他说,上月22日,他也曾点阅类似网页,一名中介人同样向他索取5894令吉“手续费”,结果他汇款后,对方似已人间蒸发。

亲密昵称卸下心防

“当我把有关情况告知‘娜娜’和另一男中介人时,他们表示可协助我向首名中介人索回有关手续费。”

根据嘉先生在记者会上展示他与“娜娜”的信息内容,发现“娜娜”使用亲密昵称,如“亲爱的”等,博得嘉先生的心坎里,让后者卸下心防,一而再汇款给对方。

据知,嘉先生与“娜娜”和男中介人是于本月4日结识,隔天5日至6日,短短2天内,他便依据对方的指示,将分别3250令吉、2170令吉、2170令吉和5980令吉现款,汇入4个不同名字和银行的银行户头内。

“当初我假借学费的理由,向母亲和好友借得约2万令吉现款,如今损失该笔现款之余,也不知如何向家人和好友交代。”

张天赐也冒用嘉先生的身分,通过手机Whatsapp回复“娜娜”表示,对方若没有退回早前已汇款的数额,将会向警方投报。惟,“娜娜”迄今没有要退款的意愿。

发送假合同及收据博取信任

“娜娜”和中介人为让嘉先生不再二度“上当”,竟发送假合同和手续费收据,让嘉先生觉得他的工作有保障。

嘉先生说,汇款后,对方通过WhatsApp发送两张“证书”,其中一张为合同,而合同聘请人还印有来自柔佛州的集团总执行长“拿督”头衔名字。

他补充,从头至尾都是以Whatsapp与他们交流,并没有正式通过话,所以不清楚他们的长相。

张天赐表示,出现在合同内的国徽与一般文件无异,但详读内容后,英文语句却错漏百出。

他还说,目前“娜娜”并未收手,继续向嘉先生敲诈另一笔4900令吉的“手续费”,但嘉先生拒绝再上当,忽视对方发送的讯息内容。

另外,投诉组从去年迄今共接获28宗欺诈案,受害者以女性居多,占90%,涉及损失额至少900万令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