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齐普拉斯的下步棋

此次公投的结果使希腊迈出更大胆的步伐走向政治与经济的悬崖。

现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得决定希腊是否要跳下去。

为避免发生这种后果,他须设法改造自己,令债权机构及大家对他刮目相看,而且要立刻。

在此同时,欧洲也须为希腊可能脱离欧元体系研拟计划。这次公投其实并未改变多少情势,双方坚持的立场仍一如从前。

希腊与债权机构之间在财政相关条件上并没有太大的分歧,也普遍认为有必要对希腊再次减债,而国际货币基金(IMF)已率先认同希腊的债务必须进一步重整(即减债)。

但问题在于双方的关系已彻底绝裂,而这主要归咎于齐普拉斯及其团队。

拒绝新文化

他们拒绝承认希腊本身所应承担的责任,也拒绝采取新的财政文化,以约束支出及切实征税。

加上这次公投,使彼此间的裂痕更不可能修复。

希腊已经对IMF倒债,银行已经停业。没有欧洲的协助,尤其是欧洲央行,金融立马就要崩溃,希腊将被迫自己发行货币。

当下希腊面临金融混乱。希腊如果立刻倒债,债权人直接须承受的成本便达2000亿欧元(约8410亿令吉),而对希腊减债的成本远比这小得多。

再者,希腊一旦脱欧,将为下个危机树立一个糟糕且不稳定的先例,而从地缘政治来看,也将使欧洲东南角成为一个新的不稳定且脱序的地区。

然而如果希腊不能信守承诺,上述的计算皆是空谈。

空洞的胜利

公投虽让他赢得国内的信任投票,但却是一场空洞的胜利,并未赋予他能够凌驾其他欧元区国家的权力。

许多欧洲国家对希腊及其政府都已受够了,一些财长认为现在就把希腊赶出欧元体系,集中精力来处理善后,或许还更好。经过5个月的摩擦,实难重新达成协议。

要赢回人心,齐普拉斯必须花掉一些自己的政治资本,来压制内部的左倾意识形态,并接受更强力的经济改革。

如果一个新的齐普拉斯能够冒出头,欧元区各国及领导人也应有所回应。

就算债权国不放松条件,也应讨论如何立即协助希腊银行,并进一步减债。如果齐普拉斯拒绝改革,债权国便可到此为止。

彭博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