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亡国

警方日前假扮买家在吉隆坡增江地区取缔毒品交易时逮捕一名印度籍毒贩,破大马最大毒品案,收获3亿炼毒原料并动用5部卡车来载。随后,在万挠地区一间充作毒品货仓逮捕一名印裔男子,起获大批相信是K他命的炼毒原料,估计总值2亿9千万令吉。

像这类的案件,在我国数见不鲜。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大马贩毒是属于死刑罪,为何在此国都里毒品泛滥成灾而且屡禁不绝?

在毒品泛滥的情况下,因服食毒品而导致的强奸案越来越多,如38人涉及轮奸2未成年少女的匪夷所思案件;更多因服食违禁品壮胆之后,打家劫舍,掳人勒索等等。

去年,全国警察毒品罪案调查部总监诺拉昔指出,陆路肃毒部队将着重在边境关卡以及“老鼠道”的贩毒活动;而水域缉毒部队则负责打击通过海域及河流的毒品走私案。

毒贩精灵奇招百出

警方成立这2支隶属武吉阿曼警察毒品罪案调查部特别部队,皆是拥有丰富肃毒经验的警官及警员,以便前往边境打击毒品。这是防患未然,原属好事。

根据报道,在成立时便取得不错成绩,警方从1月至10月间共起获价值4千500万令吉毒品。

警方捉得勤,毒贩也学得精灵。毒品拆家,除了一贯海陆空运毒品之外,将海洛因装进大信封内快递或利用青少年毒驴的物质欲望与无知等等;冰毒分别塞藏脚车坐垫海绵中、封切机塑胶滚筒及打印机碳粉盒内,甚至混入蔬菜瓜果茶叶里,试图瞒蒙执法人员视线。

如果携带小量毒品闯关,可能轻易过关,可是数百公斤的量也能顺畅无阻,不免令人质疑是否有内鬼接应!而警队有害群之马,一点也不稀奇。去年10月,毒品罪案调查组的女警便涉嫌拥毒,同样的,冰毒变面粉就是典型案例。

最容易接触到毒品及掌握毒贩资讯的便是警方,当中或有罔顾法纪知法犯法的受贿警员,包庇或泄漏消息给毒贩,以致行动失败,纵使逮捕到的也不过是一些小鱼小虾或微量的毒品,充作个人升级的跳板。

非洲毒品大量流入

难道国人不怕死刑?也不怕吸毒危害身心?为何不断在海外运毒或炼毒回来,也在国内偏离人群的地方或公寓炼毒、制毒。

如今,中东常见可咀嚼的新毒品“卡塔叶(Khat)”已开始盛传我国,这种含卡西酮成份的毒品最受来自中东的嗜毒者喜爱!

根据警方的研究显示,非洲毒品集团大举“入侵”大马,主要是本地毒品价格高、容易取得学生签证、机票便宜,以及本地毒品需求量高。

死刑,并没有阻止毒贩或毒驴的毒品交易。人民忧心又如何?我国事实上已成为毒品中转站,甚至终点站。马来西亚防范罪案基金会副主席李霖泰认为,若警方公布的统计数据证明毒品泛滥的问题是严重的,便印证死刑的严重刑罚无法阻止人们卷入毒品交易。

青少年慎防坠毒海

我相信理由也只有一个,即毒品可以赚取丰厚利润,所以往往能吸引一批又一批的无良业者铤而走险,加上里外有人好办事,無利不往!

尽管我国严打毒品罪案,包括贩毒者最高刑罚为死刑,既然不能有效遏制贩毒罪案,又无全面尿检警队以揪出害群之马,大马迟早有一天会因毒品亡国。我国并不能因此气馁及松懈,更应配合联合国联手打击毒品犯罪。

其次,家庭是人生的始初学前教育场合,父母严正告知毒品的弊端,以免小孩无知涉及。青少年宜谨慎交友,以免坠入毒品陷阱或吸食毒品,自残也连累社会成本负担。适时健康文娱活动,是必要的生活条件。

张金发·自由撰稿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